天空港湾

【言白】那时年少 1

*白起视角
*同级生设定
*OOC警告



你第一次见到李泽言,是在老班的办公室里。


那天你双手插在口袋里,优哉游哉地在教师办公室前的走廊上踱着步。不过是又一次老班的爱心谈话而已,在经常旷课的你看来这都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随便打个哈哈应付一下就好。想着想着,你在办公室门口用力地跳了跳,地板似乎都被你震得抖了好几下。通常这时候老班会气急败坏地打开门,一副恨不得把你挂在教学楼顶的避雷针上风吹日晒雨打雷劈的模样训斥你一番。


今天却一反常态地安静。


老班莫不是耳聋了?你一脚踹开了办公室的大门,一眼就看见老班正和一个挺拔的高个儿男生聊得正欢。男生五官端正、脸部线条分明,在歪瓜裂枣居多的校园里绝对是校草一般的存在,连你这种号称年段颜值担当的小霸王都忍不住多看他几眼。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你这么安慰自己。


“这是白起,全班成绩最差的同学。”老班对你一点儿也不礼貌的到来似乎不太在意,不批评你反而主动向男生介绍起你,“白起,这是李泽言,新来的转学生。”


“幸会。”李泽言瞥了你一眼,淡淡地开了口,似乎很不愿多看你这样的人几眼。


哼。


“幸会。”你一脸嫌弃地伸出手,打算乘李泽言握住你的手指时用力地捏他的手,最好把他的手指捏断,叫他尝尝看不起你的滋味。


李泽言看都不看你一眼,更别说和你握手了。


妈的李泽言。


————————————


新来的李泽言成为了你的同桌。


老班向全班公布这个结果时,你极其不屑地“哼”了一声,脸皱得和学校后门姚记汤包里的蟹黄灌汤包似的。

李泽言的情况也没比你好多少,他抿紧嘴角,紧紧抓着课本的手指关节泛白,眼睛死死地盯着你不放。你不甘示弱,恶狠狠地回瞪回去。班上静得连掉根针都听得见,全班人屏住呼吸看着你们视线交缠,谁都不敢说话。一些同学还把双手撑在课桌上,一副随时准备跳起来冲出教室的模样。


时间仿佛被人停住了。


率先结束这场冷战的是李泽言。他垂下眼帘向你身旁的位置走来,把书放进课桌的抽屉里后拿出叠得整整齐齐的手帕擦着刚刚你翘过脚的桌面,接着不紧不慢地整了整衣服,以一种十分优雅的姿态在你身边坐下。


你突然间很后悔下课时没在那张椅子上恶狠狠地踩上几脚。


“好了,我们开始上课吧,大家拿出课本翻开第77页。”老班抹了把额头上冒出的虚汗,缓缓地长纾一口气。


你一低头趴在课桌上,不想听课更不想看到身旁的李泽言。说来也怪,那天无论你把多少本课本枕在脑袋下你都睡不着。就这样,半节课过去了,你的眼皮也越来越沉。恍惚间,你听见身侧传来细微的摩擦声。你正纳闷着,一股刺激的气味扑鼻而来。


什么情况?


你抬头一看,李泽言不知什么时候拿尺子量了课桌的长度后在桌面上用铅笔画了一条细线,这会儿正拿涂改液描这条线呢。


多大的人了还画三八线。


去他娘的李泽言。





TBC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