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港湾

【言白】那时年少 3

*白起视角
*OOC警告




想到李泽言日后可能会成为你们班的班长,你就浑身不舒服。

现任班长对你敬而远之,你手上掌握着他拿班费给女朋友买礼物的把柄,更何况你还揍过他两次。这家伙现在不敢和你对视,更不敢去老师面前打你的小报告。李泽言就不一样了,除了冷漠、小气、无情、自大、沉默、看不起你以外,他不作弊不抽烟不喝酒不烫头,没什么把柄可抓。

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家伙。

你转着笔,倚着椅背瞄了一眼身侧之人。

“又看报纸。”

你有事没事就会和李泽言搭讪,他从没理过你,你也不在意。

“嗯。”

你手一抖,刚刚还转着的笔“啪叽”一声掉在地上。

“你在和我说话?”

“难道这里还有其他人?”李泽言放下手中的报纸,看着你反问道。

“你今天脑子是磕着了还是进水了?”

“这叫日久生情,白痴。”

“呕,我要吐了。”你干呕了一声,吐着舌头飞快地摸着胳膊上被李泽言吓出的鸡皮疙瘩。

“幼稚。”李泽言看你胡闹,毫不留情地翻了个白眼。

这几天李泽言态度的转变,你是看得见的。

比如昨天你没带笔,正打算向坐在前面的周棋洛要一只时,他面无表情地把手中的黑笔递给了你。

再比如你前天上英语课没带书,正打算趴在桌子上睡一觉时,他把自己的课本推向你。

虽然他还是不允许你的胳膊越过桌面上那条傻逼的三八线。

这就不可爱了。

“我说……”

“又怎么了?”

“如果你当了班长,会怎么样?”

“不会怎么样。”

这叫什么回答。“你啥意思?”

“我不想当班长。”

“所以?”

“我根本不会去竞选班长。”李泽言说。

看起来脸不红心不跳身子不发抖眼神不躲闪,应该没有撒谎。

好像他也不是那么讨厌。

许墨这家伙,净会吓唬人。

事实证明,许墨的消息还是非常灵通的。

两天后,老班发起了新一届班委的竞选,未参加选举的李泽言同学的名字(毫不意外地)出现在了候选人名单上。

“我没有准备竞选稿。”班会上,突然得知自己是班长候选人之一的李泽言一脸大写的懵逼。

“没关系没关系,你临场发挥就好。”老班微笑着鼓励他,率先鼓起了掌。

李泽言面露难色,他托着下巴低头思索了一会儿,不情愿地拉开椅子起身走向讲台。难得看到李泽言吃瘪的模样,你无比幸灾乐祸,“嘻嘻嘻嘻嘻”地笑个不停。

讲台上的李泽言瞪了你一眼,然后清了清嗓子,在班上其他同学热烈的目光中颇不自然地开了口:
“我叫李泽言,性别男,1989年1月13日生。兴趣爱好广泛……”

“土老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再也忍不住,抱着肚子倒在座位上放声大笑,尽情放飞自我。一些后排的同学也跟着你笑了起来,坐在前面的女同学有些生气地转过头来瞪着你们,你却毫不在意。

李泽言看起来更恼了:“我最讨厌的就是差生,尤其是班上那个名叫白起的差生。”

“李同学!”老班出声提醒他。

“彼此彼此,我最讨厌的也是你,未来的李大班长!”你抹了把刚刚笑出的眼泪,装作满不在乎地回敬道,心里却有些难受。

就算你早就知道这是事实,听到李泽言亲口说出这句话还是会给你带来不小的杀伤力。

“厚颜无耻!”李泽言气得提高了音量。

“无耻老贼!”你在台下朝他做了个鬼脸。

“贼眉鼠眼!!”李泽言怒摔粉笔。

“眼瞎耳聋!!!辣鸡!!!”你拍桌而起,全班同学哄堂大笑。

“好了,李同学你可以下来了。”老班赶紧把李泽言轰下台,李泽言看都不看她一眼,从盒子里抓出一根粉笔头扔向你:
“你就是恋与市的祸害!”

场面乱得一塌糊涂。

你冲上台把李泽言摁在地上狠狠地揍了好几拳,揍得他鼻青脸肿,他全程不还手也不护着脸。前排的同学费了好大劲才把你俩扒开,老班慌慌张张地派许墨把李泽言送去校医那儿,然后罚你在教师办公室里站了一中午。

前几天的些微友善都是浮云,李泽言这家伙是实打实的没把你当人看。

你气得不得了,然而,有一种叫悲伤的情感更多地占据了你的心。

那又怎么样,区区李泽言值得我在乎?

你这样安慰自己,心里的小失落算个屁。

第二天李泽言来上课,脸肿得跟猪头一样,怎么看怎么搞笑。你乘机大肆嘲笑他一番,他不急也不恼,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一言不发地低头整理这些天的笔记。见他这样,你也失去了兴致,擦了擦桌面直接趴下闷头大睡,一睡就是一上午。

中午你是被饿醒的。梦里你寻着若有若无的香气来到了一家餐厅品尝了各种各样的美食,牛排、冰淇淋、布丁全都尝了个遍。

醒来之后,你看见面前摆着一个看起来很有质感的饭盒和一小杯精致的焦糖布丁。

“什么情况?”

“醒了?这是你的午餐。”

李泽言?

你扭头看向身边的猪头,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

“想笑就笑吧。一会儿吃完饭,我们一起出去。”李泽言依旧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我干嘛要听你的?”

“因为我有话要对你说。”

“什么话不能在班上说?”

“心里话。”

“你还想被我揍一顿?”

“这次是真心话。”

“那之前的呢?”

“出来我就告诉你。”

“……”你不想跟他继续争下去,打开饭盒,里面装着的切块菲力牛排佐红酒蘑菇汁让你食指大动。你试吃了一口,鲜嫩的感觉充斥了你的口腔。

“哪家店的?味道不错。”

“出去再说。”

“……”


午休期间的校园非常的安静。你们一前一后地走在爬满了爬山虎的矮墙下,旁边的杂物间顶上紫藤萝开得正旺。

李泽言停下脚步抬起头看着垂在眼前的紫藤萝花,嘴里低声念叨着什么。

你有些疑惑,走近他问道:“你干嘛?”

李泽言看着紫色的花苞:“那里装的是什么仙露琼浆?”

你嗤之以鼻:“我看你脑子有猫饼。”

“课文里的句子你都不记得?”

“我又不听课。”

“不听课还这么理直气壮,你脑子才有毛病。”

你眼睛抽搐,这家伙完全不记打。“你叫我出来就是想跟我吵架?”

李泽言忽然变得有些不自在:“没,我是来向你道歉的。昨天的事,对不起。”

……嗯?什么情况?

这道歉来得太突然,你一时脑子转不过弯,傻愣了老半天。

“……你在向我道歉?”

“不然还能有谁?”

“你在向我道歉?!”

“你不但脑子有毛病,耳朵也有毛病。”

“猪头没消皮又痒痒了是不是?!”你举起拳头在李泽言面前晃了晃,李泽言翻了个白眼一脸嫌弃。

说老实话,原来他做这个动作还蛮好看的,现在净剩喜感了。

“你解释下,我不懂。”

李泽言偏过头去不肯看你。

“那些话,都是假的。”

“什么话?”

“……我就是……不想当班长,拉着你在班上闹一闹。”

Interesting。你抱着手臂装作很大爷的样子嘲讽道:“看不出来你年纪轻轻就是个影帝。”

李泽言垂下脑袋,长长的睫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逼不得已。”

“你还没说什么话是假的呢。”

“……你是祸害,讨厌你。”

嗯哼?啥啥啥啥啥玩意儿?

大脑又当机了一次,你在原地傻站着眼皮眨个不停:“你不讨厌我?!!”

“一开始我是讨厌你的。”李泽言的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淡得你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老班说你是全班最差,你又一副捣蛋鬼的样子,我看了就不喜欢。”

“呵。”

“但你并不是,那么坏。”

“怎么说?”

“我课上肚子痛,是你带我去医务室的。你平时那么讨厌我,看到我有困难的时候却会主动帮我。这是我做不到的。”李泽言抬起头注视着你的眼睛,平时冷冷的双眼现在写满了真诚,不自在的人现在变成了你。

那次李泽言课上忽然闹肚子,前前后后去了好几次厕所,回来的时候脸色蜡黄,整个人都瘦了一圈。见他那模样,你罕见地跟老师请了假,拉着他去了医务室。

你暗道,绝不能被他知道那天他吃的三明治里被你加了两包泻药。

“之前我拒绝了你的握手,是我的过错。现在我补回来。”

李泽言向你伸手,你盯着那只手看了老半天,直到李泽言的手臂微微颤抖才回握住。之前的失落感一扫而空,你看着对面的猪头牵出一丝微笑,李泽言难得心情不错,也弯起嘴角笑了一下,不料牵动了脸上的伤口,“嘶”地叫出了声。

你有些心虚:“疼吗?我下手太狠了,对不住。”

“没事。”

“你就是个笨蛋,别人打你你还不懂得挡脸。”

“我应得的,没必要挡。”

他这么耿直,你更不自在了。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目光投向左边绿油油的爬山虎,你斟酌着该如何开口。

“你对自己够狠。被我揍就算了,不怕在老班面前永远都翻不了身?”

“我有足够的资本让她看好我。”这点李泽言信誓旦旦。

“我不一样,你就可以随便挑我下手。”

“你讨厌我,而且脾气坏得跟炮仗似的,一点肯定炸。”

你摇摇头:“我最近也不怎么讨厌你。”

李泽言愣了愣,目光变得更柔和了:“我很惊喜。”

这家伙脑子肯定被我揍傻了,以后不要叫我负责就好。

心里这么想着,你却笑得眉眼舒展。阳光明媚,天气正好,和煦的微风拂过你们的衣角,你在风中听见了远处孩童嬉闹的笑声。

日后你回想起来,这样的时光里,生活真美。可惜当时知道是寻常。

“我们现在,算朋友了吗?”你怀着些许期待问对面的李泽言。

李泽言微微一笑:“并不。”

“你他妈配合我一下会死啊?”




TBC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