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港湾

【言白】 那时年少 4

白起视角
⚠️OOC警告



努力也未必会有收获,这话不假。


李泽言脸上的淤青差不多消失干净的时候,老班在班会上宣布了任命李泽言为新任班长的决定。班上想起了热烈的掌声,李泽言却托着下巴坐在位子上一副愁云惨淡的模样。


下课时韩野找你抱怨这事,一脸的忿忿不平。


“李泽言在台上都那副德行了,老班还让他当班长。这背后一定有肮脏的PY交易。”


你瞄了一眼身边还在思考人生的李泽言,一个没忍住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我国是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老班就是全班人的最好代表。


国情如此,没有办法。


那天放学后,李泽言登上了教学楼顶层仰望天边的火烧云。当班长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这种被迫任命的方式他实在是不喜欢,没有自主选择权,没有抗议的余地。这个烦恼一想就是一整天,思维一旦钻进了这个死胡同,再出去就困难了。


“你站在天台上是想跳楼吗?”


你呵呵笑着,在李泽言身边呆久了,怼人的功夫越发的好了。


李泽言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你,一言不发地继续望天,估摸着再看下去,他明天就能出版一本《少年泽言之烦恼》。


你走到他身边和他一起趴在铁栏杆上,李泽言叹了口气,终于开了口:

“我很烦。”


“你一直都很烦。”你笑得更欢,见他瞪你,你又改口道:“当班长没什么不好啊,我想当老班还不让我当呢。而且啊,你们X泽X出了好几个伟大的领导人,比如毛X东,比如江X民,你就算日后当上了国家主席我都不奇怪。”


李泽言听罢没忍住笑出了声,拿胳膊肘子捅了你一下:“就你会胡闹。”


你俩最近关系不错。李泽言前一段压着你认认真真地听了几节政治课,下课后还检查了你的课堂笔记。作为要求,你逼着他拿小刀把桌上的三八线刮得干干净净,从此以后你的手、你的课本甚至上半身就占走了四分之三的桌面,李泽言每天来上课时都要把你从课桌上拖起来重新跟你说明课桌的中线在哪儿。


“抽屉中间的那个隔板!对应的就是中线!”


“啦啦啦啦啦~我不听我不听~”你每次都跟李泽言耍贫嘴,摇着头晃着脑袋,一副“你奈我何”的模样。


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狮子座
八月份的欠揍,你是狮子座


李泽言觉得,这歌唱的就是真理。


“你这样我怎么上课。”李泽言恼火地把书包一放,撸起袖管要把你从课桌上推开。


“I don't cares!”你扒着桌角,死赖着不肯起来。


“第一人称单数动词不用加s!说了多少遍你怎么还是不听!”


你看着低头浅笑的李泽言,忽然心生一计。


“我有一个主意。”


“嗯?”


“你要是还不高兴,我就表演跳楼给你看。”


“你说什么傻话?!”


李泽言震惊得瞪大眼睛,你轻松地翻上栏杆,面对着他张开双臂。


“我是认真的。”


“你下来,有话我们好好说,不要拿自己的命随便开玩笑。”李泽言想抓着你的脚,又怕自己控制不好力道让你站不稳就这样直直地摔下去,于是就只能把双手放在胸前比出安抚的手势。


“我不,你就说你高不高兴。”


“高兴高兴,高兴得都快哭了。”


“可惜晚了,”你闭上双眼,露出一个陶醉的笑容,天台上忽然刮起一阵风吹乱了你们的头发。


“再见了,李泽言。”


你倒头坠下天台,李泽言大叫着“不要!”扑到栏杆上俯下身子一看,地上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瞧你那模样哈哈哈哈!笨蛋!”


空中传来清脆的笑声,李泽言抬头,看见你飘在半空抱着肚子大笑着,笑颜如花,温暖如阳。


“白·痴。”李泽言抹了抹额头,长长地松了口气。没一会儿又忍不住地跟着你笑了起来。


你回到天台后,发现周遭的世界安静得可怕。隔壁小区的阿姨在阳台上保持着晒衣服的姿势一动不动,天边的飞鸟如墙上的立体雕塑一样凝固在空中停滞不前。


“这是怎么回事?”你疑惑不解,李泽言别过头去别扭道:“我停止了时间,本想拉你一把,没想到你也是一个evoler,停止时间对你毫无用处。”


“酷毙了!难怪你每天早上都那么早到教室!”你很激动,拉着他大声道。李泽言拍开了你的手,很是不屑:“我每天都很早起床,这种小事用得着动用超能力吗?反倒是你,明明可以飞来学校每天还要跟老班说你坐的公交车抛锚,就这样天天迟到。”


你无所谓地怂了怂肩:“反正有的是时间。大不了我下次迟到你就帮我暂停时间,等我回到班上后你再恢复呗。”


“幼稚。”李泽言对你无聊的主意嗤之以鼻,转身下楼离开。你嘻嘻笑着,踏上栏杆正准备飞回家,又听见身后传来李泽言的声音:


“一起回去吧。”


你回头,看见李泽言的手里拿着一小杯焦糖布丁。

————————————

“原来上次的布丁和牛排都是你自己做的啊。”你坐在跟李泽言坐在楼道里,清校铃响过之后教学楼空荡荡的,你的声音伴随着回音在楼层间久久徘徊不去。


“市面上几乎没有满足我口味的菜肴,我就自己学了烹饪。”李泽言看着手中的表格,回了你一句。


“那敢情好,我每天上你家蹭饭去。”你一听,立马两眼放光。


“可以啊,不过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


“你下次数学单元考要考80分。”


“做梦去吧,我吃泡面也能吃得饱。”你举起左手本想比过中指,想了想又收了回去。


“那就考65分,我给你带一周的午餐。”李泽言晃了晃手里的表格,“这是全班同学的成绩单,你这学期的数学考试几乎没及格过,但是有一次你考了71分,说明你还是有天赋的。”


“你可拉倒吧,那次我考了11分,那一横是我收买了数学课代表叫她加上去的。”你用看白痴的眼光看着李泽言。


“……怎么收买?”


“一个吻加60分。”


“……”李泽言抿了抿嘴角,看着你无话可说。低头研究了一下那张成绩单,末了又说道:“50分。你考50分,我包你一天的午餐。”


你想了想,应该不算太难,不过自己还要讨价还价一番。“一天太少,三天。”


“只能一天,但是我可以做焦糖布丁和芒果慕斯蛋糕。”


“……”


“再加一颗糖心蛋。”


“成交。”你伸手张开五指与李泽言击掌约定。为了美食出卖自由不是你一贯的风格,不过做人要懂得变通,更何况这份奖品实在诱人。


“你那成绩单从哪儿弄来的?”你凑过去瞄了一眼,许墨那家伙,成绩实在是吓人的好。


“数学课代表。她还求我不要核查试卷,原来是因为你。”李泽言撇了撇嘴,你听着总觉得这话酸溜溜的。”


“我那也是逼不得已,而且她长得不错,亲那一下不亏。”


“不出所料。”


“你就这么关心我?刚一上任就去查我的成绩?”


“……”


“而且你刚刚那么紧张,真的是……”


“自作多情。”


你看着李泽言,对方拿起一只笔在你的名字上画了个圈,眼里带笑。







TBC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