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港湾

【李泽言 × 魏谦】 后知后觉

⚠️大量私设 恋语市相当于直辖市+经济特区,华锐沿用游戏第一章中的设定,为李泽言成立。既然它已经走向了行业顶端,就让它和大摩、高盛平起平坐。李泽言为华锐集团的董事长兼CEO兼总裁(一般简称董事长兼CEO或董事长兼总裁)。

这么短的时间里能打败那些著名投行,《发现奇迹》不请李泽言当嘉宾真是太可惜了。


⚠️OOC出没注意





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魏谦正坐在金融街Ritz-Carlton酒店米其林餐厅里的靠窗坐位上,透过酒店的落地窗可以一览恋语市的夜景。高楼、车流、霓虹灯,绚丽、迷幻又奢华,足够吸引一大群人掉进这纸醉金迷的美梦中。魏谦每周日晚间例行向李泽言汇报完各部门的周报后总喜欢在窗边停留一会儿,从80层的高楼俯瞰夜晚的恋语,总能给魏谦带来自己掌控了整个城市的错觉。

每日面对着如此盛景的李泽言,简直就是恋语之王。

这位恋语之王这会儿正坐在魏谦对面,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他。

“来杯冰水?”魏谦举起桌上的玻璃杯,轻薄剔透,像艺术品一样。

李泽言无动于衷。

这就很难办了。魏谦摘下眼镜捏了捏内眼角,今晚注定是漫长的一夜。





事情还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魏谦的妈妈晚上十点打电话给他时,魏谦刚刚睡下。母亲在电话中关怀的话语让他又感动又苦恼。

“工作那么辛苦,一定要多注意身体。”

“我知道。”

“你年纪也不小了,应该考虑一下人生大事了。”

“现在工作这么多,我没时间考虑这些。”

“这工作不是人干的。年轻的时候老熬夜,老了以后怎么办?而且你以后要陪老婆孩子,这样你哪有时间?”

“妈,我昨晚刚通宵。先让我睡一觉。”

“那我不打扰你了。记得早点睡,晚安。”

魏谦放下手机,翻了个身刚要睡,没想到手机又响了。

“喂?”

母亲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工作不耽误,女朋友也要记得找啊!”

第二天魏谦在餐厅里猛灌了3杯咖啡,母亲凌晨三点还在教育他找老婆换工作的重要性,实在是让他烦不胜烦。

“你妈又来电了?”

“是啊。”

Cindy举起杯子低声说了句“祝你好运”,魏谦翻了个白眼表示回答。

“政府打算限制我们在能源方面的投注,同时还禁止我们持有铜矿企业。去年我们二季度交易天然气头寸就超过了皇家壳牌和埃克森美孚两家公司的总和,真要这么实施,我们今年的收入至少得少17%。”

“总裁怎么说?”

“先把实物大宗商品资产的负债下调572亿元。”魏谦又喝了口咖啡,“不说这些了,头疼。”

“那就说说你未来的女友。”Cindy的眼里燃起八卦之火。

魏谦从她的盘子里叉走一块烤土豆:“不存在的。”

“那么换工作呢?”

“我妈希望我进国有银行,这样华锐宣告破产后我依然能风雨不动安如山。”

“是个好主意。”

“可是没有挑战性。”魏谦收拾好餐盘,挥了挥手起身离开。集团用车的检修日期还没定好,今天还得问问各部门经理的用车时间,日后好做协调。旁人总觉得总裁助理就是个帮总裁端茶倒水提鞋的小角色,其实不然。总裁助理得执行总裁的决策和分配的任务,随时备询、弥补总裁在某些信息收集和解读方面的漏点,同时还要向总裁准确传达下属管理者的反馈。

母亲说的没错,这份工作确实不是人干的。

自己6年前从牛津大学金融系毕业后到渣打银行总部工作了2年,后来心里老惦记着国内的家人和中华美食于是又辞职回国,接着放弃花旗银行和高盛集团抛来的橄榄枝来到在金融界初露锋芒的华锐公司,当上了李泽言的助理。4年来他跟着李泽言学了不少东西,自己金牌助理的名号在业内也是当当响。不少金融巨鳄想挖他的墙角,但是都被李泽言挡在了公司大门外。

华锐这些年的成长多少有他的一份心血在内,自己也算名利双收,最大的遗憾是这3年来从没回家过过年,每年的除夕夜他都和李泽言一起留在公司加班到天亮。入行时间久了魏谦也渐渐没了当初的工作热情,反而觉得办公桌上积累的文案随时会让自己猝死当场。

也许是时候换一份工作了。年纪大了,越发感觉到家庭的重要性。魏谦不担心找不到下家,如何向李泽言提这件事才是最大的问题。

三天后,魏谦站在总裁办公室里向李泽言进行四季度财报,李大总裁倚靠在老板椅上看着自己的助理,若有所思。

“……固收业务的同比降幅达到50%,股票业务也出现下滑,但投行业务同比增长48%。本季度净营收604.68亿元,净利润为171.86亿元。”

“计提的税改一次性费用?”

“不到63亿人民币。”

“很好。”李泽言弯了弯唇角,查看了下手机里的信息后说道:“下班后和我一起吃个饭吧?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您也一样。不过我答应了渣打的老同事,下班后陪他一起去喝酒。”

李泽言收回了自己唇边的微笑,戴上眼镜继续看各部门的季度报告。魏谦知道,这位总裁这么做,就是“慢走不送”的意思。深思熟虑了一番,魏谦还是决定这时就像李泽言提出离职申请。

“总裁。”

“嗯?”

“下一季度结束后,我想申请辞去总裁助理一职。”

“驳回。”李泽言头也不抬,“你在这个岗位上做得很好,我找不到换人的理由。”

“总裁,我想多陪陪我的家人。”

“进入这行时你就已经把他们抛在脑后了,现在才想起来会不会太晚了?”

“我今年28了,家里叫我找女朋友。”

“我都29了不是也没有对象,你急什么?”

“只要您开口,罗嘉小姐随时都能当您的女朋友。悠然小姐也一样。”魏谦定了定心神,继续说下去:“我的父母年事已高,朋友们几乎都生了二胎,而我依旧孑然一身。”

“所以我想,留出时间给我的家人和我未来的家庭。我不想再缺席他们人生中的重要时刻。”

李泽言停下手中的工作,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魏谦在一旁静静等着他发话,良久,李泽言淡淡道:

“你先回去吧。”

魏谦有些失望,但是这个结果在他意料之中。和李泽言道了晚安后他便离开了总裁办公室。魏谦走后,李泽言起身走到落地窗旁,看着夜幕下的恋语,路灯、景观灯彻夜不息,深蓝的夜空不见满天繁星,不禁让他产生了深深的孤寂之感。

魏谦说得不错,只要他张口,各大名媛、甚至集团千金都会纷纷送上门来。但李泽言对她们完全提不起兴趣。他真正在乎的,只有常伴自己左右的总裁助理,对方却完全感受不到自己的心意。

默默地关注一个人,静静地期盼一份可能永远也不会降临的感情。只要得不到,就一样百爪挠心,痛得不差分毫。






“你们公司最近怎么样?”

“还不错,”魏谦啜饮了一口威士忌,“渣打呢?”

“一塌糊涂。”陆腾干了一整杯苦艾酒后擦了擦眼角,“在韩国的业务亏了45亿英镑,欧洲市场又疲软,估计明年中期以前业绩都不会出现实质性复苏。”

“欧洲老牌银行业进入寒冬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不说这些了,说了就烦。”陆腾仰头又干了一杯酒。

魏谦腹诽,明明是你先提的。国际金融中心94层的酒廊采用了环形设计,可以360度全方位无死角地观看恋语市的夜景。远处华锐总部的顶层隐隐约约还亮着灯,不知李泽言今晚是不是又要睡在办公室里。

“你们的李大总裁,真是风流。和罗嘉纠缠不清,又砸了5亿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制作人。”陆腾把玩着酒瓶,晕晕乎乎地说着,眼睛时不时地盯着酒吧里走来走去的模特儿。

魏谦不以为然:“那些都是小道消息。李泽言每天把自己埋在工作堆里,一分钟恨不得能拆成3份用,哪里有时间和女人调情。”

陆腾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个同情的微笑。
“他的秘密,怎么可能会告诉你?你也老大不小了,最近有女朋友了吗?”

“没有。我妈安排我年假期间回去相亲。”

“哦?”

“对方在国有银行工作,是省级分行的副行长,各方面条件都不错。”

“听起来是个好对象,可惜比你们总裁差点儿。”

魏谦笑了:“有几个人能达到他那水平?”

最近一段时间的交往中魏谦总觉得李泽言的眼中包含了某些不可名状的情绪,礼貌克制,但又像随时准备将他生吞活剥一般。这其中的意味,只有李泽言本人才能明白了。

对于李泽言,魏谦佩服得五体投地。年轻气盛,却深谙世故,天赋异禀,又低调沉稳。9年的时间里让一家新生的公司免于遭受金融巨鳄的摧残,这其中吃进的苦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李泽言做到了,而且他还带领这家公司走向了行业顶端。许多大导演想要将这段传奇改编成电影,但是都被李泽言拒绝了。估计他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些在他看来一无是处的个人形象宣传上。

“我向李泽言申请了辞职,他没同意。”魏谦看着华锐总部大楼,顶楼的灯光依旧亮着。

“申请辞职?你脑子坏了吧?”陆腾差点把刚刚喝进的酒全部吐出来,“多少人耗尽心思想挤到李泽言身边去,你还想离开?”

“我已经3年没回家过年了,上一次回家也是半年前的事。再这样下去,估计连父母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最重要的是,最近有李泽言在的地方,总能让魏谦感觉很窝心。

“你年薪500万,干嘛不把他们接到这里来。”

“恋语的房子现在均价8万,我爸妈说了,除非住别墅,否则别想叫他们搬家。”

“……”

“而且要独栋的,带大花园和泳池的那种。”

“……他们又不会游泳。”

“但是过年的时候可以在饭桌上炫耀啊。”

“敬你爸妈,牛。”陆腾举杯,魏谦拿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窗外灯火通明,今夜无人入眠。

周末魏谦跟公司休了年假,坐飞机飞回老家。母亲烧了一桌子菜肴等着他,一家人坐在饭桌上聊天,其乐融融。

回家的感觉真好。

“我跟姑娘家说好了,”母亲夹了块红烧排骨到魏谦碗里,“她这个月刚刚调到恋语的总部去,你们自己商量个时间见一面,感觉可以就谈下去,不行就散,咱们再换一家。”

“行,没问题。”

“你们总裁也快30了,夫人找到了没?”

“还没呢,八字都没有一撇。”

“哎哟,多好一个小伙子怎么会找不着对象?”母亲惋惜地摇了摇头,魏谦笑了笑不说话。过了一会儿,母亲又自言自语道:

“该不会,他那里不行了吧?”

魏谦一呛,把刚刚吃的排骨全都喷到了桌面上。


当晚,魏谦洗漱完毕后接到了李泽言打来的电话。

“睡了吗?”

“还没,刚刚刷完牙。”魏谦回答,拉开窗帘看了看窗外,家乡算三线城市,夜景和恋与的比起来差得远了。

“你年假休到几号?”

“28号。”

“这么长。”

“还可以吧。”

“今天是第一天?”

“嗯。李总有事?”

“没有,”李泽言顿了顿,“就是忽然觉得,时间过得好慢。”

魏谦心中一热,异样的情感在胸腔蔓延开来。

“其实……”

“就这样吧,晚安。”李泽言打断了他的话,没等魏谦有所回应就已经挂断了电话。“嘟—嘟—”的提示音在耳边响起,魏谦慢慢地把手机移开,看着屏幕上“通话结束”四个字转变为自己的锁屏——恋语的夜景。迟疑了许久,终究没有勇气回拨给对方。

去机场的路上魏谦打电话和女方联系,两人约定26日晚上在金融街Ritz-Carlton酒店碰头。酒店就在华锐总部大楼内,李泽言的三餐基本上都是在里面解决的。由于经常帮李泽言和公司在酒店里预定宴会以及接待外宾用的客房,魏谦和酒店的经理已经非常熟络,对方马上就帮他预留了两个米其林餐厅的靠窗位置。到达恋语后,魏谦没用华锐的专车,而是选择搭乘计程车回到公寓。

不知为何,他不想被李泽言知道自己已经回到恋语的事情,更不希望被他知道自己26日晚上还有一场相亲见面。

时间过得很快。到了26日,魏谦提早半小时来到酒店里。在预定好的位置落座后,魏谦环顾起了四周,按照惯例李泽言会在酒店的自助餐厅里享用晚餐。今天又是星期天,同事们忙于做周报不会跑到这里来悠哉游哉地吃饭,这样一来,不会有人发现自己在这里相亲。

“请问,您是魏先生吗?”

魏谦回头,看见一位精心打扮过的丽人站在自己面前,甜甜地笑着。

“我是裴莜,很高兴认识你。”

“魏谦,能认识你,我也很高兴。”

和裴莜的对话进行得很顺利。她知性、得体、大方,是个交往的好对象。裴莜是周棋洛的忠实粉丝,一提起自己的偶像,她就两眼放光,脸上乐开了花。

“棋洛很喜欢Souvnir的布丁,我之前特意来恋语找这家餐厅,但是怎么找都找不到。好不容易上次找到了,他们又不开店。”

听到Souvnir,魏谦的心脏就跳得厉害。他强力压下心中涌起的小情绪,笑着说道:“这方面我可以帮忙。我认识Souvnir的店长,哪天他开店了,我带你过去。”

“太好了!我听说他们家店长性格古怪,是真的吗?”

“这个嘛……”

“魏谦?!”

熟悉的声音从身侧传来,魏谦一怔,慢慢转过头,只见李泽言一手插在口袋里,瞪大双眼看着他们。

李泽言今天开了一下午的会,着实累得不行。一时心血来潮,想到米其林餐厅里换换口味。怎想甫一进门,就看见自己在休年假的助理正和一个年轻女子谈笑风生。

李泽言忽然嫉妒得发狂,魏谦笑得开心,却不是因为他。思维越想越偏激,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狰狞。

气氛变得尴尬起来。魏谦看了看裴莜又看了看李泽言,认命地叹了口气,开始向两人介绍起对方。

“裴小姐,这位是华锐集团的总裁李泽言先生。李总,这位是我的相亲对象,裴莜小姐。”

好你个相亲对象,李泽言看着裴莜气不打一处来,然而该做的表面功夫还是得做,李泽言对着裴莜硬扯出了一个礼貌的微笑。裴莜见了他这副模样心里直发怵,明明对方英俊挺拔,周身散发出来的气场怎么那么骇人?

“裴小姐,我有事要和自己的助理商量,希望您能回避一下。”李泽言看着魏谦,冷冷说着,裴莜识趣地起身离开。魏谦认命地看着自己的上司在自己对面的位子坐下,交叠双手支着下巴,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

于是就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

魏谦说不清楚自己对李泽言究竟抱有怎样一种情感,但是这段时间自己只想躲着李大总裁,躲得越远越好。本来他还打算上班后继续向李泽言提出离职申请,现在见到了李泽言本人,他却不知该如何开口是好。

“李总,我……听说转换三菱日联金融集团优先股……”

“我现在不想谈工作。”李泽言打断了他。魏谦低头,现在跟李泽言谈辞职肯定没戏,这样继续干坐着也不是办法。

“您想和我商量什么?”

“你。”

魏谦瞪大眼睛看向坐在对面的李泽言,对方依旧保持着盛气凌人的姿态。

“你休年假,就是为了相亲?”

“不,我之前有回家一趟。”

“刚才是什么情况?”

“……家里安排的。”

“那还不是为了相亲。”李泽言向服务员要了一杯98年的Petrus ,“女方什么工作?”

“国有银行省行副行长,最近调任到恋语市分行任职。”

“年龄?”

“27。”

“这么年轻,肯定是关系户。”

魏谦不语,李泽言举起高脚杯,轻轻摇晃着里面色泽深沉的液体。

“如果你浅啜一口葡萄酒,你便会马上坠入美妙的梦乡。”戴维·赫伯特·劳伦斯如是说。

“你觉得,比起她来,我怎么样?”李泽言垂下眼帘,看着手中的高脚杯在灯光下闪闪发光。魏谦呼吸一滞,抿紧嘴角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她的收入有我高吗?”

“没有。”

“阅历有我丰富吗?”

“没有。”

“长得有我好看吗?”

“……没有。”

“所以,你还在犹豫什么?”李泽言啜饮了一口红酒,嘴角一弯,双眼直勾勾盯着魏谦,笑容中竟带着说不出的魅惑。

心脏激烈地跳动,仿佛快要跳出胸腔。魏谦的脑海中一片混乱,自己近来老想躲着李泽言,无非就是因为自己见了他以后自控能力总会瞬时下降,冷静、理智的表象不再,紧张、慌乱、手足无措,一下子全都涌现出来。

原来,都是因为自己无法掩饰对于一个男人突如其来的喜欢。

原来若即若离不受你的左右
这爱情来得不是时候

“我不知道……”

“没关系。”

李泽言捧起魏谦的脸,将他拉近自己,倾身在对方唇上印下一吻。

“我们去开间房间,你有一整晚的时间好好考虑。”






上车
https://shimo.im/docs/lCsq3Fn1h9Qsuxig/ 






彩蛋



“我想转MD(董事总经理)。”

“不可以。”

“要不放我去审计部玩玩,两个季度就好。最近弄集团专车的事情弄得我头大。”

“不可以。”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就跳槽到MS(Morgan Stanley)去”,魏谦赌气地说,“他们的CEO都找我谈过了,只要我签了合同就能当上亚太区MD,享有100万美元年薪,违约金由他们负责。”

“华锐可以给你700万元的年薪和2%的股份,以及一个爱你的董事长兼CEO。”

魏谦被李泽言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能报复似地环住对方的脖颈在他唇上狠狠地咬上几口。

————————————————

魏谦带李泽言回家见了家长。

魏母一直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盯着李泽言看,饶是华锐总裁见过了不少大风大浪,这种情形下依旧会有些紧张。

“妈,这位就是李泽言,我的上司,也是我的爱人。”

魏母的眉头皱得更深。

“幸会,伯母。”李泽言微微欠身,突然开始害怕魏谦的家人会接受不了自己。魏谦握住了他的手,安抚地摸着他的掌心。

魏母又打量了李泽言一会儿,迟疑地问道:

“听说,你那儿不行啊?”

??????

李泽言一头雾水,反倒是魏谦,瞬间就羞红了脸。

“别听那些小道消息,泽言……那活儿……好得很。”

————————————

魏谦如愿以偿地回家过了年,和李泽言一起。
除夕夜的家族聚会上,魏谦的爸妈笑得红光满面。

“我儿子找的对象,社会名流!上过央视!模样那叫一个俊!”

“华锐总裁!资产上亿!特别会赚钱!”

李泽言非常尴尬:“我不是……”

“而且还会煮饭!那叫一个好吃!居委会主任都说好!”

“我没有……”

“房子特别大!有花园有泳池!两米深!可以泡好几个人!”

魏谦拍了拍已经石化了的恋人的肩膀:“不要在意,习惯了就好。”








END

评论(44)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