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港湾

【言白】清明






白家的祠堂和祖宅建在一块儿。每到清明节,白家的各个亲戚都会聚在一起祭祀祖先,族长会在祖宅里设宴款待各位宗亲,300多号人济济一堂,场面十分壮观。

白起向来不太喜欢这种热闹场面,每年他都是扫完墓后立马就走。这个举动招来了父亲和弟弟的不满,认为他这样做不给家人面子,不过白起对此从不在乎。

今年来扫墓时,他带了一个同伴。

“没想到你会陪我一起扫墓。”白起拎着祭祀用品在祖宅后面的小山上走着,李泽言跟在后面,面无表情地“哼”了一声。

“为了你,我把今天的行程全都推了。”

“你要我怎么感谢你?”

“请我吃饭就行。”

白起的妈妈就埋在这座山上,每年的清明节,他都会来这里看望母亲,今年也不例外。两人在大大小小的坟墓间穿梭着,终于来到了白起妈妈的墓前,墓的上方压了一叠叠的黄纸。

“看来我爸他们已经来过了。”

白起将母亲生前喜爱的水果和零嘴摆在墓碑前,点上蜡烛后双手合十地站在母亲的坟前,看着墓碑静默不语。李泽言看了看碑上褪色的文字,拿出准备好的一小罐红油漆和毛笔一笔一画地将每个字描红。

“今天先凑合一下,回去后我叫人过来镶上金粉。”

白起感激地冲他一笑,在心中默念之后对着母亲的坟墓三鞠躬,在坟前的空地上拿出昨晚和李泽言一起折好的纸元宝用打火机点燃了,一把一把地慢慢烧着。

“我听说纸钱折成元宝后能翻倍,希望她在那里有足够的钱花。”

“我妈是个很厉害的人。以前她带我去看牙医,我一路上又哭又闹,她没办法,带我去吃汤圆,我吃完汤圆就跑了。那时我刚刚拿到市小学生运动会的短跑冠军,觉得没人能跑得过我,没想到还没跑多远,我妈就超过了我,抓住我一顿痛打后把我押到了牙医那里。”

李泽言描完了字,蹲在他身边和他一起化纸元宝:“你以前就不让人省心。”

“现在已经好多了。”

白起拿了根树枝翻着燃烧的纸钱,看着火焰出神。

“头七的那个晚上,我听老人们说那一天逝者会回魂,在地上铺上香灰可以看到他们的脚印。我把整个香炉的香灰全都倒了出来,躺在客厅的地上睡了一整晚,第二天醒来,什么都没有看到。”

“我在凌晨对着镜子削苹果,练了一个多月终于练到可以不削断苹果皮,我想看看她在那个世界的模样,削了三个苹果后依旧看不到任何东西。”

李泽言烧完纸元宝,轻轻搂着他的肩膀。

两人等纸钱化干净后收拾好东西一起下山,到了半山腰时白起指着一处空地,表情有些古怪。

“我爸说这里以后就是我的墓地。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以后可以和我一起埋在这里。”

李泽言没有接话,他看了那片空地一眼后继续往山下走去。白起跟在后面,神情有些恍惚。两人到了祖宅以后,李泽言忽然想起了什么,把白起拉到身边问道:

“你刚刚是在向我求婚吗?”

白起看向一边,脸颊有些发烧。

“笨蛋,现在才反应过来。”









END

评论(6)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