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港湾

【李泽言×魏谦】头像风波



微博上看到的梗
⚠️全员严重OOC





某日魏谦用微信和财务总监聊天的时候,突然看腻了自己的证件照头像,一时心血来潮,把头像换成了前几天给李泽言新养的黑猫拍的照片。猫咪端坐在自己的软垫上,眯着眼睛睥睨天下,不可一世的模样像极了它的主人。魏谦对这个新头像非常满意。他把手机扔到一边,打开面前的文件正准备研究人民币计价原油期货合约交易及清算服务的规划,结果手机提示他接到了一条新的微信。

打开一看,还是老妈发来的。

“这个头像不吉利,要换。”

魏谦一头雾水,中老年人的世界他不懂。

“啊?”

“黑猫太阴,影响你的运势。”

“不会啊。”他那个黑猫一样让人捉摸不透的上司不是还好好的吗?

“你不懂。以前黑猫靠近棺材可以让死人诈尸!乖,听妈的话,把头像换了。”

“……好。”

魏谦翻了翻相册找了一张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出演《逍遥法外》的定妆照,那年的小李子意气风发、阳光帅气,魏谦以前还跟Cindy就这张图调侃过。

“看看小李子,年轻时这么帅,入了华尔街后就成了行走的表情包了。”

为了及时接听到电话,魏谦一般不会把手机设置为静音模式。当然,这也为他后来的遭遇埋下了祸根。下午和李泽言一起开一季度报告董事会审议会议时,财务总监刚刚发言没多久,魏谦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一季度净营收为762亿元,同比增长26.01%;非通用会计准则下净利润达……”

“I'm feeling sexy and free!”

在场所有人员都看着魏谦,他瞄了一眼手机屏幕,是母亲的来电。赶紧按下拒接键后魏谦尴尬地向各位董事致歉,大家纷纷表示这没什么,李泽言用眼神示意财务总监继续。

“……非通用会计准则下净利润达14亿元。受财报业……”

“I‘m feeling sexy and free!”

Jessie J的歌声在会议室里回荡着,所有人的目光又一次聚集在了魏谦身上。这一次,李泽言用只有他才能听见的音量低声问了一句:

“你妈打来的?”

“对……”

“出去接吧。”

“对不起。”

魏谦慌慌张张地跑到门外接了电话,语气又惊又气。

“妈!我在开会!”

“你什么时候换男朋友了?!”母亲的声音比他高了8分贝,“泽言不好吗?!”

“我……”魏谦想起自己此时正在会议室门外,赶紧捂住嘴巴。公司没几个人知道他和李泽言的恋情,就算会议室的隔音效果再好,被路过的员工听到也不是什么好事。

“你从哪里听说的?”

“你的头像啊!你什么时候找了个飞行员?哪家公司的?家在哪里?”

“那只是个头像而已,我没换对象。”

“你怎么能随便用别的男人的照片当头像!泽言看到了会怎么想?”

“他什么都不会想,只有你天天胡思乱想!”

“我不管!你必须把头像换了!换成和妈一样的!”

时间紧急,魏谦看了一眼手表,随口就答应了。

“好!那你19:00之前都不要打电话给我!我要开会!”

挂了电话后魏谦为了防止老妈再打电话来骚扰他,立马就换了头像。在没有任何电话干扰会议的情况下,审议会议顺利进行。会议结束后各位与会人员收拾东西准备回家,魏谦跟着李泽言一路走到地下停车场。魏谦将车子启动后,坐在后座刷朋友圈的李大总裁看到了他的新头像,震惊地瞪大双眼:

“这是什么?!”

“伟大领袖毛主席。”

“这不是你妈的头像吗?!”

“对,我妈逼我换的。”

“你就用这个头像跟其他人联络?!”

“……还没,我刚换不久。”

“赶紧给我换了!”李泽言额角的青筋突突地跳,“被其他银行的人看到像什么样!”

“又要换……”

“必须换!”

“好——”

回家后魏谦换了张曼哈顿的高楼景象摄影当微信头像,李泽言看过之后对这个头像十分满意,并借机秀了把英文。

“Every great city has a great skyline.(每一座大城市都有雄伟的天际线。)”

魏谦摸着他的头发往上推,嘻嘻笑着说:“Every great man has a great hairline.(每个伟人都有雄伟的发际线。)”佯装生气的李泽言一掌拍开他的手,揽过他的脖子亲吻他的嘴唇。

然而未来的走向是谁也无法预料的。


第二天一早魏谦又收到了母亲发来的微信,内容依旧是针对他的头像。

“这是什么照片?我都看不懂。”

魏谦叹了一口气,慢慢地打着字:“曼哈顿,纽约,美国。”

“你人在哪里?我看不见!”

“这张照片里没有我。”

“那你还用它!赶快换一张!”

“有完没完?”

“没完!你不喜欢我的头像你可以换其他的,但是这种的不行!”

“我用什么头像你就一定要管?”

“你是我生的!我不管你管谁?”

魏谦气得把手机调成静音丢到一边。每天都为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烦心也是一件相当累的事情。这天从8:00一直忙到14:00李泽言才带着他去食堂吃午饭。两人面对面地坐着,魏谦掏出手机一看,自己有24个未接来电,全是母亲打来的。他的气到现在也消得差不多了,索性就打开微信给母亲发了消息。

“你找我?”

母亲马上就回了过来:“你走!我没你这样的儿子!”

“哦?”

“没良心的东西!你一个人在外面打拼,知道我和你爸有多担心吗?你还故意气我们,是不是看我们生病你就开心?”

“哦。”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小时候我叫你擦桌子你就擦,绝对不会不听。长大了就变了!不爱妈妈了!”

“……说吧,你想干嘛?”

“把头像换了!妈为你好!不要不听话!”

李泽言看着自己的恋人一直拿着手机跟别人聊天,心里很不是滋味。魏谦专注于应付自己的“云端情人”,压根儿没往他那里看过一眼。

终于,总裁大人沉不住气了:“你的手机有这么好玩?吃饭时也不舍得放下?”

“又是我妈。”

“……你妈当初为什么不让你去考公务员?这样你就有时间陪她玩了。”

“她现在都还想让我去考,我自己不想去,她拦不了我。”

魏谦突然抬起头看着李泽言,表情非常认真。

“我一会儿会把微信头像换了,你忍一忍,我3天后就换回来。”

“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可以。”

魏谦感激地握着他的手亲了一下,放下手机高高兴兴地开始吃饭。这个下午风平浪静,阳光明媚,鸟语花香,所有工作都按魏谦设想的那样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才怪。

下午15:30李泽言和普华永道中国公司的一位高级经理(Senior Manager)在办公室里聊天时,不知怎么,对方突然提到了魏谦:

“Your assistant’s a pious adherent of Buddhism.(你的助理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

“What?(什么?)”

“His WeChat head sculpture. Did you see that?(他的微信头像。你看到了吗?)”

“Not yet.(还没。)”不好的预感突然笼罩在心头。李泽言打开微信看了一眼魏谦的头像,这一眼让他表情一僵,差点儿吐出一口老血。

“There's something I have to discuss with my assistant. Give me two minutes, please.(我有事要和我的助理商量,请给我两分钟。)”

“Sure.(当然。)”

李泽言拿起桌面上的电话打给魏谦,对方刚一接起电话,他马上就气急败坏地质问道:

“你那是什么头像?”

“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

“还带着圣光?!你没睡醒吗?!这种头像你都敢用?!”

“我以为我已经征得你的同意了……”

“我不知道是这样的东西!总之,今天之内你必须把它解决了,不然今晚不准回家!”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魏谦坐在办公室里拿着听筒欲哭无泪,这世道不让人活。他只是想换一个头像而已,为什么会引发这么多的麻烦?想到后面魏谦也恼了起来,干脆把Cindy做的自己的表情包设为头像,尽管让他们说去。

果不其然,母亲马上就来找他麻烦。

“一定要我发火是吧?这是什么东西!比你爸还丑!”

“这是你儿子,谢谢。”

“你发的什么照片!那么丑让人看了没有一点好感!你看看人家把自己展现得多完美?”

“与我何干?”

“狗东西!就是想气死你妈我!向泽言学学,人家为什么拍照就能那么好看?”

“人家长得好看,怎么拍都好看。你儿子我就长这样,怪谁?”

“狗东西!欠揍!”

与此同时,李泽言也私聊了他。

“把头像换了。”

“你也来凑热闹。”

“看了不舒服,换。”

“……”

魏谦又设了一个空白的头像,和背景融为一体,看起来像没有头像一样。原以为这样就能让两位大神闭嘴,事实证明,他还是太天真了。

先找他的还是母亲:“你的头像呢?”

“和背景一样啊。”

“挂一张上去呀!没有头像不吉利!无头,漏财!”

李泽言也非常不喜欢这张头像:“把头像换了,我给你打钱。”

“……我,马,上,换。”


一天中午Cindy突然想喝珍珠奶茶,她原本想打开微信问问魏谦要不要和她一起拼单,看到魏谦刚换的头像后Cindy在前台笑到破功,一时没拿稳手机,5.5英寸的屏幕上多了3道裂痕。

“你的头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想笑就笑吧。”

心灰意冷的魏谦把头像换成了风靡一时的韩红表情包。图片里的韩红举着话筒跪地哭泣,配上“求求你不要再说了”的文字,看了的确让人忍俊不禁。

“我的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毒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韩红·求求你不要再说了.jpg”

“你都经历了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绝望。”

魏谦顶着韩红的头像过了三天,这三天母亲和李泽言对他使用这个“丑到爆炸”的头像进行再三阻挠,他全部置之不理,只要他们一抗议他就把这张表情包发给他们。后来魏母和李大总裁也不闹了,魏谦也还是没换头像。终于有一天,母亲用平和的语气在微信上私聊了他:

“儿啊,我们要好好谈谈。”

“韩红·求求你不要再说了.jpg”

“妈知道你不高兴。我问过大师了,大师结合你的生辰八字算了一下,之前那两个头像都不适合你,这个财神爷才是最适合你的头像!”

说罢母亲发来一张照片,这张照片魏谦非常的熟悉,他见过不止一次。

“……”

“把这个头像换上,妈选的是5000元的套餐,还送了一个幸运手机号,18888888888,你就换这个号码,保准升官发财!”

“……头像我换,手机号就算了。”






这段时间李泽言不想在微信上找魏谦,一点儿也不想,他看见那张韩红的表情包就反胃。好巧不巧,这天魏谦主动在微信上私聊他,这可是12天以来的第一次。

“こんにちは😃”

“又没睡醒?等等。”

李泽言盯着聊天界面看了整整1分钟,确定自己没有眼花后继续问道:

“你用我的照片做微信头像?”

“Bingo!我妈花了5000找大师算的、最适合我的头像。”

没错。魏谦妈妈找大师算得的、魏谦名中注定必须要有的微信头像正是《中国经济》为李泽言拍摄的杂志封面照。一张5000元虽然贵了些,但是比之前那些乱七八糟的图片要容易接受得多。

“……换掉。”

“你不满意?”

“换我躺在地上睡觉的那张,我知道你偷拍了。”

“…OJBK.”

李泽言正要反击,正坐他旁边的UBS亚太区总裁一边吃三明治一边说着:

“Hey!Your assistant uses a photo of you as his WeChat head picture!(嘿!你的助理把你的照片设为他的头像了!)”

“…yes.(是的。)”

“How sweet!He must love you very much,hah-hah.(好甜蜜啊!他一定非常爱你,哈哈。)

李泽言轻轻抚摸着那张头像,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唇角已经微微上扬。

“Of course he is.(当然。)”












朋友圈:







魏谦:天天嫌我头像难看,你们的头像又有多好看?
[图片]


社会大姐大C:旁友,八宝山公墓了解一下
魏谦 回复 社会大姐大C:滚
妈呀:不孝子!等你回来看我怎么揍你!
魏谦:哦
就你话多:嗯?
魏谦 回复 就你话多:我们俩的头像全世界最好看😘
就你话多 回复 魏谦:你是不是给我改了奇怪的备注?
魏谦 回复 就你话多:没有啊,我给你设的是Mr.Darling😊
就你话多 回复 魏谦:很好








就你话多: 某人好久都没有和我好好聊过天了
[聊天文件截图]


魏谦:皮这一下,非常开心
就你话多 回复 魏谦:我可以把你的这句话当作梦话








END

评论(13)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