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港湾

绿叶王子和垂耳国王

Chapter   7




“起床了,我的陛下。”Legolas推了推身边的垂耳兔,发现Thranduil没有任何反应。


“陛下?”Legolas有点儿担心,更用力地捏了捏Thranduil的脖子。


“吱……痛……”Thranduil难受地低声说,身子蜷缩成更小一团。


“您哪儿痛?”Legolas把他抱在怀里,抚摸着他的脑袋和背部,想帮他缓解一下痛感。


“肚子……吱……”Thranduil的声音变得有气无力,一只耳朵也低低地竖了起来。


Legolas连忙帮他揉着肚子:“您忍一忍,我带您去看医生!”


瑞文戴尔是一个风水宝地,林谷的空气非常清新,优美的音乐萦绕四周,各色花朵争相绽放,勤劳的小蜜蜂,哦不,Lindir皱着眉头翻阅账本。


“还差3枚金币就能达到收支平衡……”


“Lindir!帮帮忙!”


吓了一大跳的Lindir把账本扔在地上,回头一看,背着一大袋东西的Legolas正抱着一只垂耳兔向他急急忙忙地跑过来。


“……Legolas?你怎么会在这里?”Lindir可不会忘记前几次Legolas来瑞文戴尔时免费喝尽了3桶Elrond珍藏的佳酿。想到这里,小秘书的心里一阵疼痛。


“我有事情向Elrond大师求助。”Legolas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这是今晚的下酒菜吗?”Lindir戳了戳Legolas怀里的垂耳兔。


“吱……痛……”Thranduil痛苦地叫着,身子颤抖得厉害。


“这是林地王国国王Thranduil,因为某些原因,他被Saruman变成了兔子,现在他肚子疼得厉害,我必须请Elrond大师帮他看看。”Legolas一边揉着Thranduil的肚子,一边着急地对Lindir说道。


“领主在书房里,我带你去见他。”Lindir捡起账本,拍了拍上面的灰尘,走在前面为Legolas带路。


“好痛!吱!”突然,Thranduil的身子剧烈弹跳了一下。


Legolas更用力地抱紧他,急得差点儿落泪:“没事的,没事的,您会没事的。”


书房里,Elrond为Thranduil做了个全身检查,然后抬起头问Legolas:


“疼痛持续了多久?”


“是今天早晨突发的。昨天下了雨,我们找了个石洞休息,早晨起来他就成了这幅模样。”Legolas回答,神情非常焦虑。


“你是不是喂他吃了沾水的蔬菜?”


“是。”


“我知道了。”Elrond摸着Thranduil的脑袋,“兔子不能吃潮湿的蔬菜,不然会得肠炎,这样一来,死亡的概率会大幅度提高……”


“Legolas……吱……”Thranduil虚弱地叫道,Legolas低头凑近他,轻轻揉着他的肚子。


“如果我……不行了……你要好好照顾我的子民……吱……我的……王子……”


“不!您不会死的!”Legolas大声说道,伤心的泪水夺眶而出。


“再见……Legolas……吱……”说完,Thranduil缓缓闭上眼睛,身子也渐渐失去力气……


“都怪我!求求您!睁开眼!”Legolas把Thranduil紧紧抱在怀里,豆大的泪珠滚滚而下,滴落在Thranduil黄色的毛发间。


“……但只要服用一些药草,他就会有所好转。”


“吱!不早说!半秃!”Thranduil睁开眼睛,不满地抽动鼻子。


“既然你那么爱演戏,我就让你好好过把瘾。”对于Thranduil不敬的称呼,Elrond习以为常。


“太好了,您没事!”Legolas含着泪,高兴地亲吻Thranduil的脑袋。


“吱~”Thranduil也亲昵地蹭着他。


“请尽快,如果没有及时治疗,Thranduil还是会有生命危险。”一旁的Elrond觉得自己非常多余。


…………………………………………………………………………


“呸!药草好苦!吱!”Thranduil皱着脸嚼着药草。


“再忍2天,你的病就好了。”Legolas吻了吻Thranduil的脑袋,很是受用的Thranduil觉得今天的药草回甘无穷。


“嘿,Legolas!”一旁的Lindir悄悄招呼他,Legolas走了过去,Lindir凑在他耳边轻声问道:


“你喜欢他?”


“是。”Legolas不假思索。


“Thranduil可是有着非常非常奇葩的爱好……”


“往自己的头上插树枝,是的,我已经知道了。”Legolas点头。


“不仅如此,他脾气暴躁、性情古怪、面色凶恶,还喜欢来瑞文戴尔蹭酒,我们的酒都被他、Glorfindel还有你喝光了。顺带一提,Thranduil的眉毛比那边矮树上的绿色毛毛虫还要粗。”


Legolas看着大口啃着树叶的粗肥的毛毛虫,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瘦巴巴、头上戴着树冠、满是皱纹的脸上带着凶狠表情的老精灵。


Valar,他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唾沫。


“对了,你得支付3枚金币。"Lindir摊开手掌伸向Legolas。


“为什么?最后家园不是向中土生灵免费开放的吗?”Legolas很是不解。


“呃……这是瑞文戴尔建设费。你知道,我必须保证林谷的收支平衡。”Lindir扁了扁嘴。


“我享有中土医保,Thranduil肯定也有。”Legolas还是拒绝支付3枚金币。


“好吧,好吧,我们还是不收取任何费用。”Lindir放弃地摆摆手。


“这样才对!你有没有听过一首歌,叫They're Taking The Hobbits to Isengard?”Legolas有些兴奋地问。


“当然,这首歌就是我写的。”Lindir很是得意。


“你能不能教我唱这首歌?”


“当真想学?”


“嗯!”


“3枚金币。”Lindir再一次摊开手掌。


“……”无奈的Legolas认命地从口袋里掏出3枚金币,递给Lindir。


…………………………………………………………………………


“这就是密林垂耳兔?”Elladan蹲下身子,好奇地打量着Thranduil。


“原来高得和树一样的Thranduil也可以变得这么小。”Elrohir也蹲了下来,伸手摸了摸Thranduil。


“吱!无礼!”Thranduil一下子跳出Elrohir的“魔爪”,抖了抖身上的毛发。


“听我说,别去找Saruman了。你把他养得肥肥的,做几件裙装给他穿。”Elladan站起身,靠近Legolas低声说道。


“为什么每个人都劝我放弃寻找Saruman?”Legolas皱眉。


“因为没有人看好你们。”Elrohir说。


“该打!吱!”Thranduil拿着胡萝卜胡乱挥舞着,认为这样能起到一定的威慑作用,让双胞胎乖乖闭嘴。


可惜,事与愿违。


“太神奇了!咱们竟然能看到Thranduil卖萌!”Elladan笑道。


“吱!欺人太甚!”Thranduil气得直跺脚,极为不爽地大口啃着胡萝卜。


Glorfindel也凑了过来:“你确定你们这副模样能去见Saruman,Legolas?”


一手拿着一根胡萝卜的Legolas看了看刚刚还火冒三丈,现在到处跑来跑去、蹦蹦跳跳的Thranduil,认真思考起这趟冒险的严肃性。


“一点儿都不严肃,你们俩看起来和傻子没什么区别。”Glorfindel一针见血。


“吱!你吹风笛时就不可笑了吗?腮帮子鼓得跟癞蛤蟆似的!”Thranduil也毫不客气。


“而且声音非常可怕。”Elladan帮腔。


“比瑞文戴尔的账本还要可怕,幸好Ada没收了你的风笛。”Elrohir抖了抖身子。


“还不是因为你们出卖我,吃里扒外的家伙!我现在连风笛都碰不了!你们3个月之内别想吃到烤肉了!”Glorfindel非常生气。


“嘿!你不能这么不讲道理!”Elldan也很不满。


“我们明天就要上路了,你们能不能借我们一匹马?”Legolas决定转移话题。


“我看行不通。Estel上周牵了匹马带Arwen出去玩了,到现在都还没回来。”Elrohir摇头。


“还有Gandalf,他借了6匹马,后来Lindir催他还回马匹时,Gandalf说这些马儿全都自己跑不见了。”Glorfindel说。


“听着,你们知道密林烤肉吗,吱?”Thranduil双脚站立,一副谈判者的模样。


“当然!冒着热气、嗞嗞作响、滴着香油的喷香烤肉,简直是我们的梦中情人!”Elladan两眼放光。


“在瑞文戴尔吃肉还得藏着掖着,不然肉还没到口,就会被一群饥饿的精灵抢光,连肉渣都不留。”Glorfindel摇头叹息。


“吱,我有个主意,只要你们肯配合,我就请你们在密林里吃烤肉!”Thranduil伸长前爪。


“真的吗?我们可以吃1周烤肉了!”Elrohir高兴地鼓掌。


“只有1天!吱!”Thranduil一脸嫌弃。


“小气鬼,一天哪够!”Glorfindel撇嘴。


“不要就啃青菜去吧!吱!我还能省钱呢!”Thranduil跳到Legolas脚边,Legolas把他抱在怀里,温柔地摸着他的脑袋。


“要要要!有什么需要您尽管提!”Elladan摩拳擦掌。


“吱,明天早上我们出发的时候,你们……”


…………………………………………………………………………


“愿笼罩林地王国的阴暗尽快消逝,珍重,再见。”Elrond面色沉静如水,一副大师风范。


“给我们一匹马,吱。”Thranduil叫道。


“林谷的马已经被人借光了。”密林之王压根儿没打算还,Elrond当然不借。


“吱,路太远,我们需要一匹马。”Thranduil不放弃。


“不,我们的骑兵没有足够的坐骑,巡逻还得分单双号。”Elrond还是拒绝。


“那你还说马不够用,吱!”Thranduil跺脚。


“我是为骑兵编号,不是为马匹编号。”Elrond微笑。


“你到底借不借,吱?”


“不借。”


“奏乐!”


震耳欲聋的风笛声响彻林谷,宛如万鬼齐哭、兽人唱歌。林间的鸟儿忍受不了这惊天地、泣鬼神的噪音,纷纷飞走避难。


“你怎么找得到Glorfindel的风笛?!”Elrond双手捂住耳朵,震惊地张大嘴巴。


“因为你只会把东西藏在图书馆里的《诗歌大全》底下,吱。如果你还是不肯把马匹给我们,我就让Glorfindel吹一天!吱!”Thranduil摆出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


“我快不行了……”Legolas觉得头晕目眩,腿脚发软。


“我借!我借!快让他停下来!”Elrond招手,示意差点儿口吐白沫昏死过去的Lindir命人去牵马。


“别吹了!吱!”Thranduil的身子也摇摇欲坠。


Glorfindel抱着失而复得的风笛从角落里走出来,不过他还没吹够风笛,哪儿肯松口?


“吱!闭嘴!”Thranduil受不了地趴了下去,旁边的Elrond早已很没形象地跌坐在地上,双眼放空。


Glorfindel不理Thranduil,继续欢喜地吹着风笛。终于,忍耐不下去的Legolas一拳敲在他的脑门上,把他打晕了。


“再也不干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了,吱。”趴在地上的Thranduil无力地说。






TBC



评论(27)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