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港湾

绿叶王子和垂耳国王 番外

抱歉,因为最近太忙,所以拖了很久才把它撸完。欢迎拍砖。:-)








番外  谁最不靠谱?






“最近上课有没有认真听讲,Legolas?”


“有。”


“好。我来检验一下:我的名字有什么含义?”


“春树。”


“那你的名字呢?”


“春菜。”


Thranduil生无可恋地扶着额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的名字有什么含义?”


“就是春菜!”Legolas笃定地点头。


“蠢材!7岁的小精灵都比你早开窍!你到底成年了没有?!”Thranduil有些恼火。


“嘿!我80年前就成年了!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不能污辱我的智商!”Legolas也不高兴。


“你现在就在侮辱我的智商。这样吧,我给你换个名字,从现在开始,你就叫Legolas Greenleaf。”Thranduil做出妥协。


“嗯……好。”Legolas欣然应允。


“现在,告诉我你的名字有什么含义?”


“绿叶春菜。”


“……过来让Ada瞧瞧,你的脑子是不是被Orcs啃过了?”


…………………………………………………………………………


“你怎么了,Legolas?”正擦拭匕首的Tauriel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有点儿无聊罢了。原来森林里的巨型蜘蛛都去哪儿了?”Legolas闷闷不乐地拔着面前的苜蓿草。


“魔法被破解了,蜘蛛自然也消失不见了。不过你说得对,现在的我们除了采蘑菇以外无事可做,确实太无聊了。”Tauriel也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加入拔草行列。


“要是Thranduil还是一只兔子的话,我们拔的草就能给他当晚饭了……”正说话的Legolas无意间瞟到自己手上的水晶球戒指,离别时Saruman所说的话语萦绕在耳边:


“想我的时候,你就擦一擦它。”


“你和陛下睡在一起,有什么感想?他半夜会不会一脚把你踹下床?”Tauriel的脸上带着暧昧的笑容。


“不,他晚上热情得很。”Legolas老实回答。


“……此话怎讲?”Tauriel默默掏出笔记本,准备记录一些劲爆的内容。


“Thran每天晚上都会抽查我当天所学的知识,并很热情地辅导我。”


“这叫哪门子的热情?!”期待破灭的Tauriel怒摔笔记本。


“他对我学习情况的热情肯定超乎你的想象。”Legolas摇头。


“你们……有没有一些比较亲密的行为?”Tauriel不死心,重新捡起笔记本,睁大眼睛盯着Legolas。


“嗯……他揍过我3次,算不?”Legolas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缓缓说道。


“……我现在也想揍你。”Tauriel攥紧拳头,随时准备朝Legolas脸上招呼过去。


“Thran每天晚上都会给我晚安吻。”


“吻哪儿?”


“我的嘴唇。”


“你们有没有更进一步?”


“没有。”


“傻孩子,你要懂得把握机会,把他推倒在床。”


“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Legolas看起来很困扰。


“我来教你。你先把他的腿分开,然后用手指按压……”Tauriel一边生动地讲解,一边用手比划着,旁边的Legolas臊得面红耳赤。


现在的女性,啧。


…………………………………………………………………………


图书馆的角落里,Legolas将《Elrond谈精灵文学》摊开放在腿上,用力地搓着自己手指上的水晶球戒指。


水晶球内一片混沌,白雾散开后,一只硕大无比的眼睛出现在水晶球内。


“腿子?你找我?”


“是,我有一个请求……”


“啥也别说,爷爷懂你。”


连自己的心愿内容都没提到的Legolas震惊地看着那只犀利的眼睛消失在水晶球内,就算他把水晶球擦得发烫,Saruman也没有再与他通话过。


心情非常糟的绿叶王子决定去中土消费者权益保护协会投诉不靠谱的老巫师。


“脸色这么差,晚上又没吃饱?”回到房间后,坐在床上的Thranduil挑着眉看他。


“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我一次肉都没吃过。”Legolas把靴子踢到一边,噘嘴倚在Thranduil肩上。


“胡说,你今天晚上就吃了3大块烤肉。吃得那么快,你也不怕噎着。”Thranduil伸手在他的脑袋上弹了一记。Legolas一把捧住Thranduil的脸,用舌尖描绘着他嘴唇上细细的纹路。


“我想要你。”


“等你长得比我高时再说。”


Legolas伸手抚上Thranduil铂金的发丝,摸到两条凭空长出的毛茸茸、又长又软的东西,不觉惊喜万分。


看来巫师还是非常靠谱的。


“不要捏我的耳朵!”有些气恼的Thranduil抓住Legolas的手,不经意地触碰到自己脑袋上新变出来的长耳朵……


大脑短路了一会儿,Thranduil用力掐着Legolas的脸蛋,冲着他大声吼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增添一些小情趣而已。”Legolas的表情有些无赖。


“把它弄走!现在!”Thranduil此刻非常想将Legolas碎尸万段。


“我可不会变形术。”Legolas嘴上应着,两只手解着Thranduil睡袍的搭扣,将睡袍的一边扯下,揉捏着暴露出来的圆润的肩头。


【哔-----------------------------------】

(为防和谐,请自行脑补)

(和谐你我他,幸福千万家)

(今天,你和谐了吗?)



…………………………………………………………………………


2个月后,在Isengard高塔塔顶上放声高歌的Saruman看见地面上涌现出一大批精灵军队,为首的精灵身披银色铠甲,脑袋上长长的兔耳朵十分显眼。


“卧槽!”没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的Saruman处于极度震惊中。


Thranduil骑在大角鹿上,潇洒地拔出腰间的大刀:“朕的勇士们!把那糟老头子给朕灭了!”


Feren吹响螺号,士兵们奋勇向前,一个劲儿地朝高塔冲来。大角鹿挥舞着前蹄,在扬起的阵阵尘土中霸气十足地长啸:


“吱!”









END

(请往下拉)





































































































































































































































不要找了,啥都木有!:-)

评论(36)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