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港湾

Now Landing

抱歉,上周事情实在太多,都没有更新。

依我现在的尿性,尽量做到一周更新一次吧。





Chapter 9





“下周要进行恐怖电影主题活动?”


“你在哪儿看到的?”


“内部论坛,1分钟前刚刚更新的。”


“我实在弄不明白,”Legolas无力地靠在椅子上,看起来状态实在不佳,“这个主题不是应该在万圣节的时候进行吗?现在已经到12月了,应该没几个人有心情看恐怖片。”


Elrohir连连摇头:“那可未必,我是恐怖电影的忠实粉丝,诶,那部《下水道的美人鱼》实在经典,你们一定要看看。”


“得了吧,光是影片截图就能让我恶心得一个晚上睡不着觉。”Glofindel趁着飞机降落之前使劲刷新论坛,“员工福利来了!两周后有一个化妆大评比,装扮得最恐怖、最吓人的人可获得现金大奖20000元。”


“奖金这么少。”


“按现在公司实行的尿性政策看,这笔奖金数额已经非常大了。”


“在这么温馨的季节举办这么重口味的比赛?还不如装扮成麋鹿上班呢,起码更应景。”Legolas侧过脑袋,挑着眉。


“说得对,到时候你就装扮成穿着分体道具服的性感麋鹿先生在机场拉客吧,我们会帮你拍照留念的。”Glofindel促狭地看着他,Legolas面无表情,不作任何回应。


“今天你有些不正常。”Elrohir伸手摸着Legolas的额头,发现他的体温并无异常。


“客舱里有个男的从登机后就一直瞪着我看,我心里很不爽。”Legolas敷衍道。


“哈,明明是你一直纠结Thranduil老婆的事情,把自己折腾出毛病了。我要是你,就不会在乎他的过去,何况现在他被你吃得死死的,你担心个毛线。”Glofindel托着下巴说。


Legolas看起来更沮丧了,他叹了口气,没精打采地说道:“不,我在纠结今晚用什么体位比较好,老是那几种姿势我都快玩腻了,可我又想不出新的。”


“如果真是这样,你应该面带淫笑、嘴角上咧,可你现在眉头紧锁,完全一副快要心梗发作的模样。看你这么可怜,我就教你几个羞羞的姿势好了。你先把他的双手绑在……”


“机组成员注意,10分钟后开始降落。


”客舱广播不合时宜地响起,Glofindel露出一副无比惋惜的表情。他拉开帘子,像时装T台上的模特一样走了出去,轻巧地躲过了身后Legolas丢来的小靠垫。


…………………………………………………………………………


“我们能在香港过圣诞吗?”穿梭在人头攒动的候机楼里,Tauriel双眼放光地看着机场的圣诞装饰,期待地问。


“恐怕不行,吝啬鬼Sauron巴不得我们早点儿回去,好省下客机过夜费和我们的住宿费,我和他扯了半天皮才争取到额外一天的逗留,然后他就拿方便面报复我。”Thranduil翻了个白眼,心里盘算着回去之后怎么和Sauron算账,“无论如何,我还是争取到了五星级酒店的住宿和一顿丰盛晚餐。我预定的朗庭酒店里有一家米其林三星餐厅,明天晚上大家一起去吃顿好的,犒劳下自己。”


除了Legolas和Galadriel以外,其他人都高兴得鼓起掌来。当然,Galadriel是为了保持自己端庄的形象,Legolas则是另有心事。


“别那么愁眉苦脸的,这是一年中最美妙的时光(It's the most wonderful time of the year.)。”Thranduil掐着他的脸蛋,笑嘻嘻地说道。作为回报(应付),Legolas挤出了一个生硬的笑脸。


“Mirkwood先生?”一位工作人员拿着几张表格走到他们面前,询问道。


“是我。”


“Sauron先生打电话来,通知您一些住宿安排的变动。”


“什么?”


“考虑到您最近工作较为繁忙,您的住宿被升级为丽兹卡尔顿酒店的特价豪华客房,不过只有您一人,酒店接送车辆正在C出口等候。其余各位的住宿被改为机场附近的高档酒店,不过没有安排专车接送。”


“我们怎么去酒店?”Aragorn问道。


“通过地铁,各位乘坐机场快线在青衣站下车,换乘东涌线,然后在欣澳站再换成一路地铁就到了。那里会有指示牌指引通往酒店的路。这是八达通。”工作人员将地铁票递给Aragorn。


“就不能帮我们安排一辆接驳车吗?”Galadriel有些不悦。


“Sauron先生说预算已经超出,对此他深表歉意。”


“我接受。鉴于我们只在香港停留56小时,我得先走了,专车还在等我呢。恕我今晚不能带你一起享乐,甜心,谁叫我后天凌晨还要飞行呢?”Thranduil心情大好地吻了吻Legolas的脸颊,后者用阴郁的眼神看着他哼着小曲越走越远。


“别那么灰心丧气,宝贝。这是一年中最美妙的季节,我可以带你去兰桂坊逛逛,顺便猎艳一番。”Galadriel揽过Legolas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道。


5分钟后----


“你真的不住丽兹卡尔顿吗?”Legolas拉着行李箱小跑着,声音里透露出克制不住的喜悦。


“不,我更喜欢四季酒店,而且特价房还是给Galadriel住比较好。”Thranduil大步走着,干巴巴地回应。


“我们应该先坐小火车,然后再看指路牌……啊,在这儿!”Aragorn挥手示意大家登上小火车,一群人涌进车厢,Elrohir疑惑地问道:“我们前面不是已经坐过3次小火车了吗?”


“赤鱲角机场比较大,有多列小火车是正常的。”Aragorn笃定地说。


下车后,Aragorn带着大家绕过迪士尼柜台、大家乐餐厅、味千拉面、麦当劳,又来到小火车前:“坐上小火车,我们马上就能到地铁站了!”


“你确定我们没在兜圈子?”Tauriel挑着眉问。


“肯定不会错!”Aragorn使劲点头。


Thranduil走上前,一把揪住Aragorn的领子拖着他往相反的方向走:“坐电梯,上楼。”


Glofindel悠闲地坐在28号闸口旁的地毯上,旅客太多,闸口旁的椅子坐满了人。看着不远处Thranduil拖着Aragorn、Legolas拎着2只箱子向他走来,他站起身,拍了拍裤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幸灾乐祸地说:“早就告诉你们,那个傻瓜不可信。”


…………………………………………………………………………


“我们还要坐多少站地铁?”左右肩膀靠着Glofindel和Elrohir的Tauriel问道。


“不太清楚,那个人讲得太快,而且Thran这会儿也睡着了。”Legolas指了指此刻正靠着自己昏睡的Thranduil,颇为无奈地回答。


“也罢,时机正好,我把他们的表情拍下来,做成表情包发到论坛上。”Tauriel拿出手机,调准焦距对着Glofindel的脸,犹豫了一会儿,又把手机收了起来:“看在他们都是帅哥的份上,就不整他们了。”


“下一站,青衣。”


“就是这儿!”Legolas轻轻推了推Thranduil,Tauriel则用力垂了下Glofindel和Elrohir的脑袋,疼得两人嗷嗷叫。


在欣澳站,Thranduil瞪大眼睛看着面前有着米奇形车窗的地铁车厢,嘴唇哆嗦地说道:“你在逗我。”


“好棒!”Glofindel和Elrohir兴冲冲地提着箱子登上地铁,早就跑进车厢里的Aragorn对着座位旁的米奇小雕塑傻笑着,Legolas推着身体僵硬的Thranduil跟着Tauriel走了进去。


没过多久,他们就到达了目的地。


“进来,Thran。”


“滚。”


“外面挺冷的,快到大堂里来。”


“一边儿去,帮我叫一辆出租车,我要去丽兹卡尔顿把Galadriel抓回来。”


“别耍小性子了,快进来。”Legolas走出迪士尼好莱坞酒店的大堂想抱起Thranduil,被对方狠拍一记:“别闹,住迪士尼酒店已经够丢脸了,你还来添乱。”


“这不丢脸,这很有趣。你看,穿着圣诞老人服饰的米奇正朝你挥手呢!”Legolas指着楼梯旁卖力招生的米奇乐呵呵地说。


“等我回去,一定要把Sauron的办公室炸了!”心不甘、情不愿的Thranduil硬着头皮办理了入住手续,不料得到了一份意外惊喜。


“您的迪士尼乐园门票。”


“不不不,你一定弄错了。”Thranduil的脸上堆满了假笑。


“这是您的订单,可以看到您预定的套餐中包含迪士尼乐园的门票,祝您玩得开心。”酒店前台接待员报以一个灿烂的笑容。


大堂正播放着经典圣诞歌曲《It's The Most Wonderful Time Of The Year 》,而Thranduil此刻恨不得一头撞晕在酒店里,等50个小时后再醒来。他俯身凑近接待员,用身高和气场压迫人家:“听着,要么把这门票退了,要么把它们烧了,总之别让我再见到它们。”


“别听他胡说,这位先生最近吃不饱饭,心情不好。谢谢您。”Legolas连忙上前把Thranduil拉走,冲接待员挤了挤眼睛。到了房间里,Thranduil不服气地倒在床上,突然他想到了什么,又坐直身子、翘着二郎腿问Legolas:“你不是有事情要问我吗?”


“有,但是现在不方便问你。”Legolas叹了口气。


“只有我们两个人,况且这间房间与Tauriel那间隔了2层楼,她什么都听不见,有什么不方便的?”Thranduil有些不满。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这是家迪士尼酒店,你看,墙上还挂着米奇和米妮的画像,更何况我们周围的房间里还住着许多小孩子和他们的父母。这里实在不是一个适合制造爱情(Make Love)的地方。”Legolas摸着脸颊说,“我也想做,但一会儿Aragorn和Glofindel就要来了,这间房间可以睡4个人。”


“扯淡,这床哪里可以容纳2个成年人?”


“这里是迪士尼,一切皆有可能。”


“……”







TBC


这叫该来的总会来。:-)

评论(10)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