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港湾

The Rose

迟到的情人节贺文,春节吃饭吃出肠炎与马桶相依为命了整整5天,在医院急诊室里排了将近3小时的队才看上医生……大家都不容易啊,辛苦了。


高三快开学了,更新实在是不容易,一切随缘吧。:-)


诗歌是Robert Burns的<A Red Red Rose>,歌曲是The Rose,我很懒就是这样我先去找马桶君了。:-)





The Rose





“Oh,Valar!他是那么的迷人!”Legolas趴在陶制花盆边上,痴痴地望着窗户的另一侧、正低头写信的男主人。他们相遇在初春的细雨中,怀里抱着一本诗集的男人在花盆的碎片中发现了奄奄一息的Legolas--那时他还是一株娇嫩的幼苗。男人犹豫了片刻,将诗集放在地上,小心地捧起Legolas,带着他回家。在男人的细心照料下,Legolas很快就恢复了健康,一天一天地慢慢成长。现在,他已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红玫瑰了。


“天哪,我的花瓣都快腐烂了,你每天就只会唠叨这几句。”隔壁窗台上的橘红郁金香--Tauriel小姐夸张地抖了抖,看似嫌恶的语气中不乏嫉妒。


“你喜欢他。”蜿蜒在墙上的喇叭花Feren先生欢快地吹起了口哨。


“不,我爱他。”Legolas几乎是吟唱着说出这句话,他极力伸长身体使自己离窗户离得更近些,好让自己能看得清男主人细长浓密的眼睫。


“他值得被最优美的辞藻称赞,天啊,他是那么的美好。”


“我真羡慕你,你每天都能看见自己的爱人。”窗台下的昙花Estel语气中满含向往。


“你也可以经常见到你的长庚星小姐,不是吗,Aragorn先生?”Tauriel探出脑袋看着他。


“并不是,一年我只能见到Arwen三个月,而且如果是雨天我就不能见到她。另外,请叫我Estel。”Estel郑重地说。


“呦嗬,你不但为她取了个名字,还给自己换了个名字。”楼下的仙人球Gimli先生坏笑着说道。Estel闻言有些不好意思,他往窗台下方缩了缩,小声嘟囔:“昨天Thranduil一直吟诵这个词--希望,我觉得他很适合我。”


“Thranduil!”听到男主人的名字,Legolas高兴得欢呼起来,在风中招摇地摆动着。见他这副模样,Tauriel小姐微微叹息,满怀期望地低声说:“要是他能知道你的心意就好了。”


话音刚落,Legolas立刻安静了下来,没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是啊,他只是一朵小小的、微不足道的玫瑰花,Thranduil怎么可能感知到他的心意呢?


“嘀嗒,嘀嗒……”雨滴缓慢地打在Legolas脆弱的花瓣上,他抬起头,注视着他心中的光明所在——那个此刻似乎也被什么事情困扰着的男人。


Thranduil确实很受困扰。情人节近在咫尺,而他还没准备好恰当的礼物送给他心爱的姑娘,这从来都不在他擅长的领域内。他送出的东西——手工制作的点心、精心栽种的鲜花、找遍十片沙滩才得到的珍贵贝壳——才似乎永远都博得不了她的芳心,能打动她的从来只有豪华的马车、大面积的房产和名贵的首饰。他咨询过好友Elrond的意见,对方惬意地笑道:“为何不试着写一首诗呢?诗歌让爱情变得崇高,爱情让诗歌有了生命!”


“说得倒轻巧。”Thranduil恼火地将面前的纸张揉成一团丢向身后,Elrond是公认的文学界的大师,他在喝下午茶时随便念叨的几句话都比自己坐在书桌前冥思苦想三天的酸诗不知要好上多少倍。Thranduil心烦意乱看向窗外,雨声越来越大,风雨正摧残着他一直细心照料的玫瑰花——他正弓着身子瑟瑟发抖呢。


“可怜的小家伙。”Thranduil连忙打开窗户将他抱进室内,趴在书桌上细细地观察着这朵即将盛开的红玫瑰。没有了风雨的折磨,Legolas渐渐抬起脑袋,惊奇地发现他深爱的男人此刻正在面前看着自己,不禁害羞地低下脑袋,心头小鹿乱撞。


“O, my Luve is a red, red rose…

啊,我的爱人是一朵鲜红、鲜红的玫瑰……”


Legolas觉得自己快要晕厥过去。Thranduil刚刚……刚刚竟然称呼自己为……他的爱人?!


“啵”地一声,花瓣毫无征兆地翘起,鲜红的外衣慢慢打开,娇嫩的花瓣相互簇拥着,嫩得让人心疼。Thranduil吃惊地坐起身,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有让花朵开放的本领。


“这太神奇了,也许这就是我要的灵感。”他兴奋地提笔疾书,深情地朗诵:


“O my luve is a red, red rose,

啊,我的爱人是一朵鲜红、鲜红的玫瑰,

That‘s newly sprung in June;

在六月里初开绽放;”


“赞美Valar。”Legolas心想,他的花蕊快要冲破花瓣了。


不料Thranduil思考了一阵,划掉那两行诗句又重新写道:


“O my luve is like a red, red rose,

啊,我的爱人像一朵鲜红、鲜红的玫瑰,

That‘s newly sprung in June;

在六月里初开绽放;”


这让Legolas感到悲伤了,因为这首情诗并不是写给他的。他颤抖着,豆大的雨水从他的花瓣滚落到泥土之中,像极了伤心的泪水。然而Thranduil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他奋笔疾书,继续写道:


“O my luve is like the melodie,

啊,我的爱人像一支乐曲,

That’s sweetly played in tune.

乐声美妙、悠扬。

As fair thou art, my bonnie lass,

你那么美,漂亮的姑娘;

So deep in luve am I.

我爱你那么深切.”


写成之后,Thranduil将他的作品用工整的字体再抄正一遍,忍不住亲吻了一下他的劳动成果,然后带着纸张飞奔出去,连雨伞都没带。而Legolas则一直维持垂头丧气的模样,哀悼着他转瞬即逝、虚无缥缈的爱情。


“Legolas,伙计,你还好吗?”Feren轻轻敲着玻璃。


“糟糕透了。”Legolas抽噎着,最外层的花瓣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要凋谢。


“不要糟蹋你自己,Legolas,你的花朵刚刚绽开了,而且开得非常美丽。”Feren劝说道。


“对,而且我听到了,你是他的灵感之源,你应该对此感到高兴。”Gimli嚷嚷着。


“他刚刚抱你进屋,而我们还在外面淋雨。”Tauriel接着说。


“你在他心中是很重要的……”Aragorn沉沉地晃了晃他的脑袋。


“噗嗤,”Legolas破涕微笑,“我想更重要的是因为你们都不是他种的花。”


“这不重要,你原来也不是他种的花,哈啊~。”Aragorn不赞同地摇头,打着哈欠。


“他也爱我们,不过相比之下,他更爱你。上次你差点儿被野猫吃了,是他把你救下的,而我被那该死的猫咬去了两片花瓣,他才来拯救我,疼死我了。”Tauriel嗔道。


“好吧,谢谢你们。”Legolas感激地笑了,他的花苞因此张开得更大。


接下来的两周,他们都没有再见过Thranduil,也许他带着她心爱的姑娘乘着马车去了外地度假,也许他们正在策划一场盛大的婚礼,也许……也许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没有了Thranduil,即使有温暖的阳光照耀着他,Legolas也一直垂着脑袋,说真的,他很嫉妒那个姑娘,她得到了所有他梦寐以求的东西。现在,Legolas即将枯萎,可他的爱情依旧是那么遥不可及。


“砰!”有人用力地摔上大门,连窗户玻璃都被震得抖三抖。Legolas摇晃了一下,保持平衡之后,他抬起头,看见自己日思夜想的爱人正怒气冲冲地走进房间,将他自己摔在床上。


“全完了!见鬼的爱情!”Thranduil大声诅咒着,烦躁地用枕头盖住自己的脑袋。


看来他的爱情也不顺利,但Legolas并不为此感到幸灾乐祸。


因为,让Thranduil伤心难过,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件想要做的事情。


明天就是情人节,以Legolas现在的姿态,他很难安慰Thranduil。趴在窗户上看了好一会儿,发现Thranduil全无动静,他不禁又担心起来。


“也许他只是太累了,让他歇会儿吧。”Feren难得地轻声细语。


“连Aragorn都累了,他睡了整整2周。”Gimli粗声抱怨。


“是Estel.”Tauriel纠正他。


“明明是Aragorn.Thranduil何时念叨过希望?这个名字就是他自己起的!他和Leggy一样,都在可悲的单相思!”Gimli很不服气。


周围顿时安静下来了。Gimli说的确实没错。


夜深人静,长庚星在夜空中散发出最耀眼的光芒,这时Legolas早已经靠在窗上睡着了,其他的花朵也一样。


除了Estel.


藏青色的天幕上,一颗流星划破长空,拖着长长的尾巴。璀璨的星火瞬时唤醒了他的心,萌动着。


“Estel.”


仙女Arwen轻吻他的花苞,Estel张开了他雪白的花瓣, 花蕊在微风中贪婪地吮吸着甜润的空气。一束圣洁的光芒萦绕在他的头顶,他好幸福。


沁人心脾的清香蔓延开来,花朵们从梦中清醒,Gimli咕哝了一句:“……Aragorn?”


“我在。”Estel轻声回答,看清了眼前的一幕后,花朵们吃惊地睁大眼睛。


“你是……长庚星?”Feren小心翼翼地问道。


“是我。你好,Feren.”Arwen点头鞠躬,向他致意。Feren连忙回礼。


“还有Tauriel,Gimli,以及Legolas,你们好。Estel在今晚盛开了,多么令人欣喜,不是吗?”


“是的,非常。”Tauriel回答。


“今晚,我会带Estel离开,他会成为我身边最明亮的一颗星星。”Arwen将Estel摘下,捧在手心里,轻轻抚摸着他的脸庞。


“他……必须走?”


“是的,他的生命正在消逝,我必须带他去一个安全的地方。放心,你们还会再见面的。”


“真该庆幸Ara…Estel爱的是一位神仙而不是一个普通、无能的凡人。除了睡觉什么也不会。”Gimli喘着粗气。


Legolas立即反驳:“Thranduil只是太累了!他不平凡,更不无能!他—— ”


“——救了你,是的,我们都知道。可是你现在正在死去,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而Thranduil无法做任何有帮助的事!包括现在!”


“您能救救Legola吗?”Feren急切地问道。


“求你了,Arwen.”Estel如是说。


“我很难想象没有他的日子。”Gimli精神萎靡。


“至少,请您实现他的心愿,让Thranduil爱他一次。”Tauriel的眼里满是祈求。


“我很抱歉,我无法改变自然规律,我也不能使用魔法让Thranduil试图爱上某一个人。”Arwen的语气充满了遗憾。


“可是,你可以将你的心意表达给Thranduil。Thranduil也很爱你,Legolas,虽然那不是爱情。今晚,他可以听见你的心声。”


“太阳就快升起了,可他还没醒来。”Legolas有些着急。


“不,他会的。”Arwen笑道。


“Legolas还是会……离开我们?”Tauriel的声音微微颤抖。


Arwen想了想:“……恐怕是的。你们今后很难像现在这样见面。”


“好吧,我们会想你的。”Tauriel抹了抹眼睛,Estel的脸上悲伤满溢,Gimli难过地叹气,Feren则在擤鼻子时发出了惊人的响声。


Thranduil晃了一下身子,他下床走向窗边,推开窗户查看外面的动静,没有任何人在外面。


“Thran…”


有人在呼唤他,那是非常微弱的声音,Thranduil四处转头,觉得那声音近在咫尺。


“Thran,是我。”


他低下头,看见平日里自己细心呵护的红玫瑰几乎凋零得不成样子。Thranduil心痛万分,难过地呼唤道:“Legolas.”


那是他起的名字,绿叶,象征着希望。初见时Legolas奄奄一息的模样令他揪心,因此Thranduil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照料他,为了他能更好地活下去。


“Thran,我有话要对你说。”Legolas倾身靠近Thranduil,后者伸出手抚摸着他有些枯黄的花瓣。


“你说,我在听。”


“当你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就意识到你会是我的毕生挚爱。我享受着你的照顾,看得见你为爱情的付出,并且养精蓄锐,只想将自己最美的花朵展现给你一个人。我一直幻想着有一刻我们能坐在一起谈论着诗歌,或者只是彼此静静依偎着,分享着爱情和午后的阳光,如今我要离去,而我也终于有机会能将自己的心意表达给你。”


“我爱你,Thran,在我心中你比星辰和月光更加美好。”


“我也爱你,Legolas.”Thranduil的嘴角微微上翘,眼里泪光闪烁。他静默了一会儿,调整语气使自己尽可能的听起来较为平静。


“事实上,我有一首歌是写给你的,我本来还想再改改……只是现在看来,已经没有时间了。”


他依旧抚摸着Legolas脆弱的花瓣,困难地张了张嘴唇,轻声吟唱:


“Some say love it is a river

有人说爱是一条河 

That drowns the tender reed

它淹没了柔弱的芦苇 

Some say love it is a razor

有人说爱是剃刀 

That leaves your soul to bleed

它让你的心流血 

Some say love it is a hunger

有人说爱是渴望 

And endless aching need

和带来无尽痛苦的需要 

I say love it is a flower

我说爱是一朵花 

And you its only seed

而你是它唯一的种子 

It's the heart afraid of breaking

是那颗怕受伤的心 

That never learns to dance

它从不学跳舞

It's the dream afraid of waking

是那个害怕醒来的梦想 

That never takes the chance

它从不抓住机会 

It's the one who won't be taken

它是那个不会被带走的人 

Who can not seem to give

他不会假装去付出 

And the soul afraid of dying

是那颗害怕死去的心 

That never learns to live

它从不学着生活 

When the night has been too lonely

当夜晚显得太过寂静 

And the road has been too long

路显得太长 

And you think that love is only

而你又认为爱只 

For the lucky and the strong

属于那些幸运儿和强者的时候, 

Just remember in the winter

只要记住,在冬天 

Far beneath the bitter snow

在苦涩的雪底下 

Lies the seed that with the sun's love

种下带着阳光爱意的种子 

In the spring becomes the rose

在春天它就会变成玫瑰 ”


“很好听,”Legolas亲昵地蹭着Thranduil的掌心,“事实上,我尝试着补充了一下你的诗,希望你能够喜欢。”


“我怎么会不喜欢呢?”Thranduil轻轻刮了一下他的花蕊,任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滑落。


Legolas让自己与Thranduil的手掌贴得更紧,他缓缓开口道:


“ O, my Luve's like a red, red rose,

我的爱是红红的玫瑰,

That's newly sprung in June.

于六月初开。

O, my Luve's like the melodie,

我的爱是动听的乐曲,

That's sweetly play'd in tune.

甜美如天籁。

As fair art thou, my bonnie lass,

你国色天香,

So deep in luve am I,

我对你情深意长。

And I will luve thee still, my dear,

我会永远爱你,亲爱的,

Till a' the seas gang dry!

直至海水都已枯干。

Till a' the seas gang dry, my dear,

直至海水都已枯干,亲爱的,

And the rocks melt wi' the sun!

岩石也因日晒焦烂,

I will luve thee still, my dear,

我会永远爱你,亲爱的,

While the sands o' life shall run.

只要生命的沙漏尚在运转。

And fare thee weel, my only Luve!

再会了,我此生所爱!

And fare thee weel, a while!

片刻的分离将我们阻拦!

And I will come again, my Luve,

我会回来的,爱人,

Tho' it were ten thousand mile! 

纵使横亘着万水千山。 ”


“你简直是大师,Leggy,它不能更美了。”Thranduil亲吻着他摇摇欲坠的花瓣。


“I will come again, my Luve, tho' it were ten thousand mile.”


“And I will wait fare thee, my Luve. (And I will wait for you, my Love.)”


“Farewell, Thran.”Legolas呢喃着,太阳升起了,他破碎的花瓣最终凋谢了,洒落在风中、窗台上,还有Thranduil的掌心里。他捧起那些花瓣,轻轻摁在心上。


三年之后——


2月14日


“Thranduil,有您的信件!”楼下骑在单车上的青年大声叫唤着,过于宽大的帽子遮住了他的半个脸庞,Thranduil不能很好地看清他的表情。


“是谁寄来的?”


“是一位故人,您下来看看吧。”


“如果是Oakenshield的信,我现在很忙,没空拆开它。”Thranduil轻哼。


“不,实际上,是一位叫Legolas的故人。”


青年摘下帽子,午后的阳光洒落在他金色的发间,但这远不及他脸上的笑容来得耀眼。


“这是我送给你的情人节礼物。”





END

评论(21)

热度(56)

  1. 江东天空港湾 转载了此文字
    Delic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