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港湾

Now Landing

Chapter 11





“这一杯,敬健康!”


“敬健康!”


“敬米其林!老板,再来一杯菊花茶!”


Glofindel大声招呼着,瑟瑟寒风中,小径里一家叫“米其林”的路边摊上,6人围坐在折叠餐桌旁,慢慢享用着咖喱鱼蛋面。Aragorn手指发颤地用筷子挑起一颗鱼蛋,小心翼翼地举到嘴旁,伸长舌头刚要舔到鱼蛋,就看见大家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他连忙干笑几声,不料手抖动得太厉害,鱼蛋被甩离筷子,在桌上弹了2下掉进Tauriel碗里。Tauriel眼疾手快,用汤匙舀起鱼蛋直接往嘴里送。


“连Tauriel都懂得用勺子,你没救了。”Legolas评论道,颇为不满的Tauriel随即踢了他一脚。


“Elrohir才没救了呢,逛了老半天就买了一小盒巧克力给Elladan,其他人啥都没有。”Glofindel翻了个白眼。


“Arwen会原谅他没钱的老哥的,再说,她要的东西Aragorn全买了。而老爸要是缺东西他自己都能去楼下的2元商店解决。”Elrohir嘟囔。


“回来的路上你还在吃巧克力呢。”Aragorn补充。


“还剩一块!这有什么?大不了我去机场再买点儿纪念品,我有的是钱!”Elrohir拍着胸脯,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


“你刚刚还在哭穷呢。”Thranduil毫不留情地指出。


“再穷也不能穷胃口,吃的东西我还是买得起的。”Elrohir有些飘飘然。


“当真?”


“当真!”


“OK.这餐你请客。”Thranduil挑了挑眉毛。


“What?!不带这么欺负人的!”Elrohir抗议。


“一个人30港元,加起来不过180港元,这有什么困难的?一会儿飞机一起飞,你又赚回来了,还有大把盈余,再吃10餐都没问题。”Thranduil算了笔账,顺便把Elrohir往沟里带带。Elrohir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居然真点头答应了。


“真够蠢的。”Glofindel摇头叹息。


“嘘,被他听见了就该你请客了。”Aragorn在桌下踢了Glofindel一脚,轻声提醒道。


“那你才是真·蠢到家了。”Tauriel在一旁补充。与此同时,Elrohir举手招呼老板结帐,账单拿到手后,他愣了好久。


“总价不应该是180港元吗?这上面怎么写着198港元?”


“我们的店名叫‘米其林’,您要把10%的服务费也算进去。”


“开玩笑!路边摊还要收服务费!”


“您看,您说的是粤语,服务费中有50%是翻译费。因为我花了42年的时间学习英语,与我对话时您才不需要另请翻译,而一名翻译一小时的工资是70港元,您用餐的时间总共为30分钟,这样我就帮您省了26港元。另外50%是为您端茶送水的费用。一名佣人一小时的工资为60港元,这样我又帮您省了21港元。这简单的一餐我就帮您节省了47港元,您说划算不划算?”


“……”Elrohir无言以对,沉默了一会儿乖乖掏钱付账。Legolas与Thranduil相视一笑,感慨道:“他比你还会糊弄人。”


…………………………………………………………………………


“起床,你们几个。”床铺前,穿戴整齐的Thranduil单手叉腰,打了个响指。


“哎哟,我还没睡够呢。”Legolas嘟囔。


“急什么,我们没到飞机是不会飞走的。”Aragorn翻身继续睡。


“就是,着急什么。”Glofindel咂吧咂吧嘴。


Thranduil的面部神经抽搐了几下,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打开播发一段他珍藏已久的音频。


“Tell me where is Gandalf,for I much desire to sleep with him.  Tell me where is Gandalf , for I much desire to sleep with him...”


“扑通”一声,3人全部从床上坐了起来。Aragorn觉得自己穿得比较单薄,用被子把胸前捂得严严实实,硬是被Glofindel扯了下去。


“你又不是没刮胸毛,怕什么?”Glofindel如此解释。


“这不是Celeborn的口头禅吗?你录下来了?”Legolas“呵呵呵呵”地傻乐着。


“我刚工作时就录了,他每说一句我就录一次,没想到把录音串在一起后会有这样神奇的效果。”Thranduil扔着手机,“第一次尝试鬼畜剪辑,感觉不赖。”


“这个梗已经被玩烂了,咱们的‘中洲大陆鬼畜联盟’现在冷清得要死,没有人发起新的话题,只有Bilbo每天的习惯性签到留言。隔壁腐女建的‘爱的点滴’聊天室就没有不火过。她们怎么就不是被打击的腐败对象呢?”Glofindel抱怨,默默地吞下了他每天不断刷新聊天记录就为了看看Eowyn有没有更新荤段子的事实。


“实际上,Bilbo认为‘腐女’是一个褒义词。”Aragorn小声补充。


“什么?!这个次无论如何也不能算得上是一个正派的称呼!”


“他说‘腐女’们可热情了,每次看到他都会帮他拎东西、帮他按摩肩膀,就像抚慰人们疲惫心灵的善良女孩一样……”


“胡说,明明是腐化人类心灵的巨大毒瘤。”


…………………………………………………………………………


“我的前途一片黑暗。”Tauriel坐在经济舱的座椅上,哀嚎着用手捂住脸。


“你又在厕所里发自拍然后发现自己忘了冲水吗?”Legolas一边倒饮料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闭上你的臭嘴。我这两天晚上一直做噩梦。”Tauriel用中指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装饰镜框,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梦里你在厕所里发自拍然后发现自己忘了冲水?”


“咱能不提厕所这茬吗?”


“你在梦里发了一张自己的微笑特写然后发现牙缝里夹着3天前吃过的芝麻菜?”


“比这更糟,我梦见自己变成了一个肌肉男,你们几个败家爷们儿全变成了小姑娘。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Legolas递给她一杯矿泉水:“你的大限将至?”


“差不多,我妈要给我打电话了。”Tauriel抿了口矿泉水,苦情地摇头叹息。


“这太夸张了。你妈妈她……”


“My boyfriend is gay ~”


“你就不能把这该死的铃声换掉吗?等等,你的手机没开飞行模式?”Legolas伸手想夺过Tauriel的手机,却被她一掌拍下。


“送你的饮料去,小叶子。”Tauriel像握着炸弹一样握着手机,瞪着屏幕上显示的“Dearest Mother”,迟迟不肯滑动接听键。深呼吸之后,她咬紧牙关,把手指放在那个红色的图标上,十分艰难地挂掉了母亲的电话。


“为什么不接起来?”


“我还想再多活几年。你不知道我妈叨逼叨的功夫有多厉害,每次都把我没男朋友的事挂在嘴边念了又念,我爸就是被她烦死的。”


“莫名其妙。快把你手机的飞行模式打开。”


…………………………………………………………………………


“我的前途一片黑暗。”Thranduil哀叹着揉了揉脸颊,眼里写满了辛酸与疲惫。


“您的海鲜炒饭听起来至少还像正常的食物。”Aragorn扁了扁嘴。


“是,标准的隔夜食物,味道肯定见鬼的好。很明显,你的雪绒松鸡听起来更让人有食欲。”Thranduil评价道。


“鉴于黑匣子会录下我们的对话,不,该死的一点儿也不,会叫这种乱七八糟名字的食物肯定难以下咽,这是规律。”Aragorn做了个深呼吸。


“那么我先开动了。”Thranduil极不情愿地揭开饭盒上的锡箔纸,上面一滩的食用油被弹起,精准地滴在了他雪白的衬衫上,真是棒极了。与饭盒里的食物相比,这都不算什么。


Aragorn倾身靠了过来:“胡萝卜、青豆、玉米,哪里有海鲜?”


“这儿有一只小虾米。”Thranduil用叉子挑起附着在锡箔纸上的一只真正的小虾米,它只有四分之一的大拇指指甲盖那么大。


“至少它还是海鲜。味道如何?”


Thranduil尝了一口:“油多米粒硬,胡萝卜还是生的,不过玉米很甜,还算有良心。”


“您慢慢吃,我盯着仪表。”Aragorn安慰地拍了拍Thranduil的肩膀,后者已经没心情反驳他的好意了。慢悠悠地扫荡完盒里的炒饭,Thranduil拿起湿纸巾抹去嘴唇上沾满的食用油,好家伙,湿纸巾都变得油腻腻的。


“这饭肯定是昨天剩下的,我下次只要一盒甜玉米,别的都不要。”


“该我了。”Aragorn揭开饭盒的盖子,看起来他的餐食要清淡许多,“雪绒松鸡原来就是土豆泥配白灼鸡肉。”


“看起来还行。”Thranduil有些羡慕地看着Aragorn的餐盒。


“也许Galadriel把您的餐给我了。”Aragorn尝了一口,“不,这应该就是我的,这菜一点儿味道都没有,真的。”


“至少厨师没有在煮它的时候放一些奇怪的东西进去,比方说他自己的鼻涕。”Thranduil干巴巴地说。


“求您别闹,我本来就没有胃口,这下我更想吐了。”Aragorn干呕了一声,Thranduil只是呆呆地坐在位子上不说话。


“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我们要吃这样的东西?”


“鉴于黑匣子会录下我们的对话,不,我们什么错事都没做。但我敢肯定,不好的事情马上就要发生了。”Thranduil不带感情地说道。像是为了印证他的预言一般,飞机飞入了积雨云区,剧烈晃动的机身让餐桌板上没有盖好的饭盒弹了起来,从里面飞出的剩菜牢牢地粘在他们的衣服上。






TBC

评论(9)

热度(30)